在畸形的政商生态圈里,没有长久的受益者,身陷其中的人其实都在充当“一半是同谋、一半是受害者”的角色,违规行为大大增加了他们从政、经商的风险系数,“所利不能药其所伤,所获不能补其所亡,岂不哀哉!”  “过去不少企业走入误区,靠经营政商关系而获利,心思没有花在经营产品和市场上。”“真正实干的企业家都对腐败深恶痛绝。”……近日,在河南省纪委与省工商业联合会进行的专题调研中,民营企业家们在为当前反腐败工作点赞的同时,也谈到了企业家要在政商关系新生态中扮演积极健康的角色,恪守“君子之道”。  政商关系是反映时代风尚的“晴雨表”,深刻影响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良性的政商关系能够创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而在唯利是图的畸形政商关系下,经济社会发展将会面临“劣币驱逐良币”的困境。  历史教训告诉我们,在泥泞的道路上没有人能走得快、走得远。在畸形的政商生态圈里,没有长久的受益者,违规行为大大增加了他们的风险系数。正因如此,十八大以来中央加大惩腐力度、重塑政治生态,实际上也是在为政商双方“减负”,被企业家们点赞自然就在情理之中。  在参与河南省此次专题调研的民营企业家中,92.7%对逐步遏制和克服腐败现象抱有很高的期望和信心。身处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时期,企业家们不仅在算“公平账”、“信心账”,更表达出参与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的积极态度。  如何构建阳光、健康的政商沟通新机制?“官”“商”交往要有道,相敬如宾,而不要勾肩搭背、不分彼此,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这不仅需要政府简政放权、依法履职,也需要企业家自觉按规矩办事、守住道德底线。一边向往青山绿水,一边排放污水浊气,生态环境永远好不起来。政商关系的生态环境也是如此,时代是环境,制度是环境,政府是环境,企业家自身也是环境。假如企业家不把自己摆进去,良性政商关系如何形成?如果只重视权力和利益,忽视义务和规则,又怎能确保企业在发展道路上蹄疾步稳?  重塑政商关系新生态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企业家要有求真务实的态度,也要有足够的定力与信心。只要让公平竞争、诚实守信等价值观充盈内心,时刻保持清醒的权责意识,找准角色定位,就一定能成功规避风险,将政商关系这门学问化繁为简,营造公正透明、人人受益的发展环境。(闫鸣) 编辑:

此前报道:      中新网6月19日电 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今日上午10时公开宣判被告人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受贿一案。在此前的庭审中,起诉书共指控陈安众25起受贿事实,其中有多起来自当地官场人士。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上述25起受贿事实的指控均表示无异议。    今年4月2日,蚌埠中院对该案进行一审公开审理。检方指控陈安众共计收受折合人民币810万余元财物。  检方的起诉书共指控了陈安众25起受贿事实,这25起受贿事实中,数额最多的一起来自于珠海经济特区三桥集团有限公司。  起诉书指控,陈安众直接或者通过刘某某、罗某某、李某38次收受珠海经济特区三桥集团有限公司茹高某、茹新某、茹辉某、茹超某给予的人民币143万元、91万港元、价值人民币0.3894万元的砂金1块。  根据起诉书指控,陈安众收受了萍乡市委原秘书长晏某某、萍乡市安源区委原书记黄某某等多名当地官场人士的财物。其中数额最大的一起来自于莲花县委原书记孙某某的人民币30万元。  多起受贿事实如下:  4次收受中共萍乡市委原秘书长晏某某给予的人民币共计18.2万元。  9次收受中共萍乡市安源区委原书记黄某某给予的人民币14万元、0.4万美元。  6次收受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政府原区长张某某给予的人民币18.2万元。  7次收受萍乡市林业局原局长李某某给予的人民币16万元。  直接或者通过刘某某14次收受中共萍乡市委办公室原副主任肖某某给予的人民币5.3万元、0.05万美元。  10次收受中共莲花县委原书记孙某某给予的人民币30万元。  9次收受江西省瑞昌县公安局原局长易某某给予的人民币2.3万元、0.2万美元、价值人民币4万元的“劳力士”手表1块。  3次收受九江市柘林湖风景区管理委员会原主任周某给予的人民币10万元、价值人民币5万元的“嘉莱特和平国际酒店”消费卡1张。  庭审中,陈安众对以上25起受贿事实的指控均表示无异议,表示“接受指控和公诉意见,没有什么辩护的”。  最后陈述环节,陈安众哽咽抽泣忏悔,表示认罪、悔罪。他说:“我真心认罪服法,愿意接受法律严厉制裁,我也接受法院的任何判决。我从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堕落成一个罪犯,我心中的悔恨和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好恨好恨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1954年1月22日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的陈安众,案发前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江西省总工会主席。曾任中共湖南省衡阳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长,中共江西省景德镇市委副书记、市长,中共江西省萍乡市委书记、九江市委书记,江西省政协副主席。  2013年12月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工会主席陈安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此前,中央第八巡视组于2013年5月27日至8月20日对江西省进行了巡视。9月18日,巡视组向江西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江西有的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存在插手工程建设项目、谋取私利、节假日收送红包礼金等问题。同时,巡视组将收到的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  有媒体统计称,陈安众系十八大后第13位被调查的省部级官员。随后,陈安众被免职并被罢免江西省人大代表、全国人大代表职务。  2014年5月20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再次发布消息,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省总工会原主席陈安众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消息称,经查,陈安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道德败坏,腐化堕落。  陈安众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4年5月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日被逮捕。  2015年2月16日,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陈安众涉嫌受贿一案,由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送安徽省蚌埠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蚌埠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1996年初至2013年8月,被告人陈安众利用其担任湖南省衡阳市委副书记、衡阳市副市长、市长,江西省景德镇市委副书记、景德镇市市长,江西省萍乡市委书记,江西省九江市委书记,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江西省总工会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珠海经济特区三桥集团有限公司、江西金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在申请银行贷款、承揽工程、调整职务等方面提供帮助。  1996年下半年至2013年11月,陈安众直接或者通过其特定关系人罗曙梅、李灵、温慧君非法收受珠海经济特区三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茹新桥、江西金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程长仁等29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10万余元,应以受贿罪追究陈安众的刑事责任。(完)编辑:

中新网重庆6月17日电 (刘相琳) 记者17日从重庆涪陵区委宣传部获悉,连日暴雨导致该区发生洪涝灾害,当地两千余人受灾,两人因灾死亡。受涪陵持续大暴雨影响,渝利铁路涪陵至利川间中断行车,23列旅客列车停运。  据重庆市气象台监测显示,从16日8时至17日8时,重庆大部地区阴天有阵雨或雷雨。其中主城区和巫山、巫溪、长寿、丰都、武隆、彭水等12个区县的204个雨量站累计雨量达暴雨,涪陵、丰都、武隆、彭水等4个区县的24个雨量站达大暴雨。  此轮降雨涪陵区最大降雨量达138毫米,引发洪涝灾害,造成农房垮塌和损毁,农作物及水利公路等基础设施受灾。据涪陵区统计,截至17日10时,该区各乡镇街道受灾人口2457人,紧急转移安置群众265人,死亡2人,伤1人;因灾倒塌房屋34户44间,严重损坏房屋5户7间,一般损坏房屋34户55间;农作物受灾13821亩;山坪塘受损5口;乡道、村道路基塌方和边坡滑坡75处,损坏路面2530米,地质滑坡21处,城区积水区域6处,天燃气管道泄漏5处,低压电线电杆断9根断线14处。  成都铁路局发布消息称,受涪陵地区持续大暴雨影响,渝利铁路涪陵至利川间行车中断,导致途径渝利铁路的23列旅客列车停运、14列列车缩短运行区段或迂回运行,目前铁路部门正在紧急组织恢复。  灾情发生后,涪陵区委、区政府快速响应,相关区领导率相关部门、乡镇街道分赴受灾一线指挥抢险救灾,各乡镇街道党员干部分赴各村、各组开展查灾、核灾、救灾工作。  目前,紧急转移群众已得到妥善安置,抗灾救灾工作正有序开展中。(完)(原标题:重庆涪陵遭暴雨袭击 2人因灾死亡23列旅客列车停运)编辑:

参考消息网5月19日报道 境外媒体称,2015年6月底前,近4000万中国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工资将调整。据人社部消息,按全国平均水平计算,人民币左右。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5月18日引述《新京报》消息称,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12日在全国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职能转变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做出上述表示:“去年,国务院对完善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和养老保险制度出台了政策,今年6月底前,各地工资调整一定要落实到位。”这意味着在2015年6月底前,一定要调整公务员工资。  报道称,中国现行的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制度是2006年工资制度改革时确立的,至本轮调整前,公务员基本工资已9年未涨。  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表示,这次工资调整的实际增资幅度并不高,按全国平均水平计算,月人均实际增加300元左右。此外,李忠还表示,没有完成机关事业单位“吃空饷”问题治理工作的省份不能进行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和完善工资制度。  据报道,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说,公务员工资时隔9年才调涨,主要是因为当时薪酬调查信息发布制度没有建立健全,对企业相当人员的薪酬情况不太清楚,找不到相应的依据;其次是2006年部署的公务员工资改革方案还有几项没有实施到位。  他也说,根据这些年对全国各地公务员工资的调查,县级以下的公务员工资水平较低,因此,此次工资调整,也对基层公务员倾斜。  报道说,苏海南还透露,在本次工资调整前,中国国家主席的职务工资4000多,级别工资也是4000多,二者合计的基本工资就是每月8000元,还比不上金融行业一般员工的月收入。  苏海南表示:“就像一个人,脸不大,耳朵鼻子太大,显然不合适,所以必须要调整工资结构。”  另据台湾《中时电子报》网站5月18日报道,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5月17日证实,相关文件已发至各级单位。  台湾《中时电子报》网站报道称,这次的公务员薪资调整源自2014年底,国务院针对完善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和养老保险制度所颁布的政策;不过,相较于当初所公布的调薪方案涨幅从62%到110%不等,近日公布的金额显然缩水不少。  《中时电子报》网站引述《新京报》报道称,人社部强调,此次调整将向基层倾斜。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表示,机关事业单位近4000万在职人员,有近800万人在乡镇工作,长期在一线,条件相对艰苦,工资水平普遍相对低,将透过建立乡镇工作补贴制度,适当提高乡镇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工资待遇。  李克强在5月12日的相关会议中指出,现在政府工作人员,特别是基层公务员工作辛苦,收入也不高,既要坚决堵住“偏门”,解决公务人员以权力参与分配、牟取不当利益问题,也要打开“正门”,建立健全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保障合理待遇和应有的尊严。(原标题:境外媒体关注中国公务员涨薪:涨幅其实不大)编辑:

昨天,广东东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东莞太子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梁耀辉等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帮助毁灭证据一案。被指控的47人中,除梁耀辉等4人,其余43人均当庭认罪。随着该案的审理,一个隐蔽在五星级酒店招牌下的卖淫链条浮出水面。  昨天,梁耀辉等47人因涉嫌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帮助毁灭证据,在东莞中院出庭受审。  公诉机关以组织卖淫罪追究梁耀辉等29人的刑事责任,以协助组织卖淫罪追究黄平就等16人的刑事责任,以帮助毁灭证据罪追究罗浩稳、陈桦的刑事责任,提起公诉。  法庭上,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后,共有43人当庭认罪,梁耀辉没有认罪。  因涉案人数较多,案件审理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东莞太子酒店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其后被调查证实为组织卖淫场所的桑拿中心于1998年12月成立。梁耀辉是公司的大股东和董事长。  东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显示,经调查,从2004年开始,太子酒店桑拿中心逐步成为大规模提供卖淫活动的场所,组织未成年人在内的100余名桑拿技师卖淫,以吸引客人到桑拿中心消费,从中赚取利润。  2004年到2006年期间,梁耀辉安排员工对桑拿房改建装修,配置特殊镀膜玻璃等,以方便卖淫活动。  根据调查,太子酒店对桑拿技师的选聘和对嫖客招嫖都有着一套标准化的作业流程。  昨天第一个出庭、曾负责技师招聘的桑拿中心负责人王建龙在庭上说,2012年开始参与招嫖技师,招聘流程为核对材料、填表、面试、培训、办理入职手续等。  为招揽生意,桑拿中心也有一套标准化流程。调查显示,桑拿中心设经理、副经理、客户副经理、客户主任、楼层部长、钟房部长等职位。桑拿中心的收入包括房费、向技师出售的物品费用,以及每月收取技师的福利费、税金、管理费、体检费、买钟费、罚款等,由酒店财务部出纳到中心统一收取,存入酒店银行账户或存于保险柜用于日常支出。嫖客刷卡支付嫖资的,先由酒店代收,后由财务部分别存入每个技师在银行的个人账户。  经司法审计,2013年,太子酒店桑拿中心的非法收入高达4870万元,全年组织卖淫达101871人次。  去年2月9日,包括太子酒店在内的多家东莞酒店卖淫活动被媒体曝光。此后,梁耀辉一边叫下属自首顶罪,一边安排人毁灭证据。  王建龙在庭上称,媒体曝光当天,他马上打电话给总办和梁耀辉。梁耀辉后来找他,让先别营业了,并让他带人去自首。带什么人是梁指定的,主要是被曝光的3个人。“我通知了他们,结果还没去自首,公安就来了”。  梁耀辉还通知酒店财务部负责人丁振和奥威斯公司(太子酒店股东,控制人也为梁)拓展部副总监黄平就二人,将涉及桑拿中心的文件、单据进行清理并安排转移。  起诉书称,当日下午,丁振将装有单据的货车交给梁耀辉和黄平就,并安排财务部收银主任和电脑员把桑拿中心电脑里的相关资料删除。第二天,梁耀辉到酒店人力资源部,要求将有关桑拿中心的资料全部清理。后来,一批技师资料被转移至位于肇庆的奥威斯酒店藏匿。还有一批桑拿中心的资料,被酒店车队副队长罗浩稳运到一处空地烧毁。一批财物资料先是被转移到一工厂内藏匿,后于3月20日被罗浩稳运送至其姐姐罗梅娣家中。  然而,几经折腾,梁耀辉想把自己撇干净的“春秋大梦”还是破灭了。去年4月14日,因涉嫌组织卖淫罪,东莞市公安局对其依法刑事拘留。8月21日,藏匿在罗梅娣家中的证据材料被查获。  梁耀辉曾是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其案件只是东莞系列涉黄案件的一宗。在今年东莞市人代会上,东莞市中院工作报告显示,去年东莞共审查逮捕“涉黄”案件458件917人,起诉252件673人。不止涉黄场所经营者等被依法查处,包括东莞原副市长、原公安局长在内的30名官员也被问责,还有36名民警因充当“保护伞”被立案查处和问责处理。今年2月,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表示,经过一年多的专项打击整治,东莞娱乐场所的涉黄问题已得到较为彻底整治。  中山大学政务学院院长肖滨认为,东莞并非孤例,要根除“黄祸”,既要对娱乐场所进行常态化监管,确保不反弹、不回潮,还应加大对“保护伞”的查处力度,从源头上加以遏制。  据新华社电(原标题:东莞“太子辉”出庭受审未认罪)编辑:

分类:情感

时间:2016-10-06 06: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