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 (记者贾世煜)昨日下午,中央层面的第三批首场公车拍卖,也即中央公车拍卖的第八场,在北京花乡旧车交易市场落槌。  本场拍卖会共124辆公车待拍,成交的122辆公车总起拍价为382.8万元,总成交价为614.65万元,溢价率为60.57%。这是继第七场公车拍卖溢价率跌至51%之后,溢价率再次跌破70%。此前的六场公车拍卖会上,溢价率均超70%,其中有三场溢价率超100%。  本场拍卖两辆公车“流拍”,这是中央公车拍卖会中第三次出现流拍。  至此,中央层面取消的3184辆公车,已拍出883辆,共拍得5804万元。根据公车改革方案,处置所得收入扣除有关税费后全部上缴中央国库。  昨日下午,来自全国各地的215人参与竞拍。现场一辆公车引起数十次竞价的场面很少出现。  本场拍卖的第一辆标的是一辆登记于2006年的帕萨特,环保排放标准为国Ⅲ。历次拍卖会上,帕萨特轿车往往能受到不少竞拍者的青睐。这次也不例外,经数次竞价,这辆起拍价为1.8万元的帕萨特拍出了6.8万元的价格。拍得者吴先生说,他就是冲着帕萨特过来的,预期价格是7万元以下。  令人意外的是,两辆起拍价为16万元的奥迪轿车没有竞得“标王”桂冠,分别只拍出了20.4万元和19.4万元的价格。反倒是一辆起拍价为11万元的柯斯达大型客车,在数次竞价后以23.8万元的价格成交,成为本场拍卖的“标王”。  本场拍卖会上,成交价在20万元以上的共3辆车,分别是“标王”柯斯达大型客车、一辆起拍价为3.5万元的金旅牌大型客车和一辆车龄6年的奥迪轿车。  记者发现,面对大型客车时,竞拍者买车的用途往往是供公司使用。“这辆车是给公司接送员工用的。”以20万元拍得金旅牌大型客车的许先生说,他一开始就看中了这辆车。尽管他的预期价格是十三四万元,但是这个价格并没有超出公司给他的预算。  李先生也告诉记者,几乎每轮公车拍卖他都要参加。目前他已拍下多辆柯斯达大客车,都是供公司使用。  尽管本场拍卖会上也有奔驰、宝马等外事用车,但这些环保排放标准都是国Ⅰ和国Ⅱ,车龄均在十年以上的车未获竞拍者青睐,成交价都在4万元到8万元之间。  本场拍卖会上流拍的两辆公车分别是一辆起拍价为30万元、表显公里为30万公里的帕萨特,以及一辆起拍价为1.5万元的中华轿车。  “竞拍者越来越理性了”,北京花乡拍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郁峰说。  不少竞拍者也认为,公车拍卖的热度已经慢慢降下来了。  本场拍卖会上,北京市民徐先生以4.8万元的价格,拍得了一辆起拍价为1万元的奔驰轿车。他对记者说,“这个价格还算不错。以前是十个竞拍者里边有九个都不靠谱,现在是十个竞拍者只有一个不靠谱。”  徐先生表示,此前几场拍卖会他都没有参加,面对中央取消的公车,大家叫价叫得太激烈了。“所以我这个时候来拍车,大家已经很理性了。”  中央公车拍卖热度的下降,从参加竞拍的人数也可见一斑。  在前两场拍卖中,竞买人数分别达到了600多人和582人。现场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此前考虑到现场的安全问题,拍卖公司严格限制场内人数,只允许办理了竞买手续的人入场。  第三场拍卖会将竞买人数限制在500人以内,这场拍卖会的溢价率达到140.65%,为三场之最;第四场拍卖会,拍卖公司将竞买人号牌控制在600个,所有号牌在拍卖开始前一天就已经被抢空。  转折出现在第五场,这场拍卖会只有202人办理竞买手续,首次流拍车辆也是在这场拍卖会上出现;第六场拍卖会稍稍回暖,有394人办理号牌;第七场拍卖会再度遇冷,只有292人参与竞买。而昨日的第八场拍卖会,则是竞买人数第三次跌破300人。  王郁峰认为,公车拍卖不可能场场火爆。他分析说,一是本次拍卖的车辆没有特别的车型;二是人们对中央公车的新鲜感下降。  本月,中央层面公车第三批拍卖还有4场。北京北汽鹏龙机动车拍卖有限公司将于4月13日上午10点半和4月27日上午10点半在新发地汽车市场举办两场拍卖会,北京中拓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将于4月18日下午1点半在亚运村交易市场举办拍卖会,北京花乡拍卖有限公司将于4月25日下午1点半在花乡旧车交易市场举办拍卖会。(原标题:

中新网4月29日电 中央气象台发布最新天气预报,中央气象台18时发布沙尘天气预报。受大风影响,预计4月29日20时至30日20时,新疆东北部和南疆盆地、内蒙古西部、青海柴达木盆地、甘肃西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扬沙或浮尘,南疆盆地西部、内蒙古西部局地有沙尘暴。  4月30日至5月2日,我国中东部地区自西向东将有一次降水过程,其中,西南地区东部、西北地区东南部、江汉南部、江淮西部、江南中西部、华南北部等地有大雨,贵州北部、湖南西北部、湖北东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暴雨(50~80毫米),局地并伴有雷雨大风等强对流天气。此外,西藏震区29日夜间有阵雪天气。4月30日至5月2日西藏震区以多云天气为主,部分时段有弱阵性降雪(雨)。  4月29日20时至30日20时,西藏东北部和南部、青海南部和东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小雪或雨夹雪;西北地区中东部、西南地区大部、江南西部和南部、华南大部、西藏东南部等地有小到中雨。上述部分地区并伴有强对流天气。新疆东部、内蒙古西部和东北部等地有4~6级风。新疆南疆盆地、内蒙古西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扬沙或浮尘,局地有沙尘暴。  4月30日20时至5月1日20时,西藏东北部和南部、青海东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小雪或雨夹雪;西北地区东部、华北西北部、西南地区东部、江汉西部、江南中部和西北部、华南西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中雨,其中,西北地区东南部、湖北西北部、四川东部、重庆南部、江南西北部、贵州北部和东部、广西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雨,局部有暴雨。上述部分地区并伴有强对流天气。新疆东部、内蒙古中西部等地有4~6级风。新疆南疆盆地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扬沙或浮尘。  5月1日20时至2日20时,西藏东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小雪或雨夹雪;河北东部、辽宁西部、黄淮南部、江淮、江汉东部、江南大部、华南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雨,其中,湖南南部、安徽西南部、湖北东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暴雨。上述部分地区并伴有强对流天气。新疆东部、内蒙古中部等地有4~6级风。(原标题:气象台发布沙尘天气预报 内蒙古等地将有沙尘暴)编辑: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傅勇涛  今年52岁的陈满,因故意杀人罪、放火罪于1994年被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缓,已在海口市美兰监狱服刑22年。服刑期间,陈满委托律师和家人坚持申诉,自己因受警方刑讯逼供,不得已作出杀人供述。  4月8日,“陈满杀人放火案”申诉代理人王万琼和易延友已完成了对陈满案的全部拍照阅卷工作。王万琼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案件存在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的重大嫌疑,最高人民检察院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海口市中院1994年11月一审判决书载明,陈满与钟作宽系四川老乡,陈满曾经租住在钟作宽位于海口市上坡下村109号的房屋内;1992年12月25日晚7时20分许,陈满与钟作宽因债务问题发生矛盾,陈满乘钟作宽不备,持刀向钟作宽的颈部、头部、躯干连砍数刀,导致当即死亡,又用螺丝刀撬开办公桌抽屉取走500元,随后点燃煤气焚尸灭迹。海口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放火罪判处陈满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案件宣判后,海口市人民检察院于1994年11月13日以量刑过轻,适用缓刑执行不当,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为由,向海南省高院提出抗诉。海南省高院1999年4月15日审理裁定,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驳回抗诉,维持原判。在刑事裁定书中,海南省高院认为:“抗诉机关的抗诉理由并无不当,但考虑到本案的具体情况,对原审被告陈满可不立即执行死刑。”对于“具体情况”并未作出详细说明。  调阅一审卷宗的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研究中心主任易延友教授,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金星、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建刚等案件代理律师向记者表示,案件存在作案时间和事实无从验证、关键性物证丢失、陈满供述相互矛盾等多处明显瑕疵。  首先,证人证言较为清晰地证明陈满不在现场,没有作案时间。易延友说,案发后公安机关收集的证人证言均表明,这段时间陈满在距离案发地7分钟左右路程的宁屯大厦,没有作案时间。证人杨锡春的证言表明,当晚7点40分左右,看完《新闻联播》后还看到陈满在宁屯大厦。装修工陈华达、罗俊毅也证实,晚饭后7点20左右,看到陈满仍然在装修地点加班。易延友特别指出:部分证言对当时的情景提供了相当具有可信度的细节,例如提到陈满在大家看《新闻联播》、打麻将时给大家端茶倒水等,并且相互印证。综合这些证言可以得出陈满在案发当晚六点至八点之间没有作案时间的结论。  其次,关键性物证被警方丢失,致使诸多事实无从验证。申诉代理律师、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万琼说,现场勘查笔录载明,侦查人员在现场收集到大量物证,包括带血的衬衫、破碎的酒瓶、散落在现场的各种刀具、《海南日报》、带血的工作证等,这些关键性证物在一审审判前就被警方遗失,在一审、二审开庭时均未出示。而火灾原因认定书、现场勘查笔录、尸检报告等技术性鉴定材料只能证明被害人死亡的原因和现场情况,并不能证明是陈满实施了杀人、纵火的行为。  第三,陈满供述与翻供的过程显示,受到刑讯逼供的可能性较大。代理律师李金星、陈建刚说,陈满对案件事实的供述可分为几个阶段:最开始10天内没有供认实施犯罪;第10天凌晨开始,供认实施犯罪,但是供述之间的细节问题多次相互矛盾;收审9个月被批捕后,第一次无罪翻供后又再次有罪陈述;进入审查起诉和庭审阶段,陈满一直拒绝供认实施杀人放火的违法行为。  根据陈满本人的申诉,他在侦查问询期间遭到了刑讯逼供。    对于案件代理律师反映的这些问题,《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案件一审法官涂国华和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主要负责人。  一审法官涂国华表示,案发当晚陈满在装修工地宁屯大厦的时间最少在半小时到四十分钟左右。当时做过实验,从工地到案发现场的时间、作案的时间都计算过,正好卡在那个时间点上,有足够证据表明,陈满有作案时间。  涂国华坦言,正是考虑到公安机关没有保管好“个别物证”,案件办理确实存在“疏漏”,才考虑判处陈满死缓,而不是死刑立即执行。  海南省高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将高度重视案件的后续进展情况,一定会严格按照相关法律程序依法办案。目前来看,至少三个方面的事实认定是清楚无疑的:  第一,陈满在指认现场时,主动交代有半截钥匙拧断在床头柜的锁扣内,这一点连警方侦查现场时都没有发觉;  第二,警方在被害人钟作宽裤子口袋内发现了陈满的工作证,这是证实陈满作案的重要物证;  第三,一审宣判后,陈满本人并没有上诉,二审宣判前,最高人民法院调阅了案件的全部卷宗,并没有对“驳回抗诉,维持原判”的二审判决结果表示过异议。  目前,陈满故意杀人、放火案的相关卷宗已被最高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5月调取复查。    长期关注这起案件的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院长卞建林,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熊秋红等法学家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案件没有形成一条十分严密、完整的事实证据体系,主要证据之间存在多处矛盾,建议由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启动再审。  首先,案件审理主要依靠口供定罪过于轻率。陈光中说,案件提取的证人证言,大部分是陈述陈满在案发前、案发后的情况,还有一部分证言是关于陈满与死者钟作宽关系的证言,均不能直接证明陈满实施了杀人行为。  其次,认定犯罪证据远没有达到“确实充分”的标准。熊秋红表示,在庭审中无法出示被丢失的关键性物证,被告人和辩护律师也没有机会对这些证据进行辨认、质证,这明显不能用作证明陈满实施了杀人放火行为的证据。不能仅凭一个失效的身份证、工作证就将嫌疑锁定在陈满身上。  再次,被告人明显遭受刑讯逼供,依此定罪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陈光中说,刑事诉讼法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判处刑罚。”这一规定的目的其实就是防止刑讯逼供,防范冤假错案。从本案来看,对于陈满杀害了钟作宽这一关键事实,除了陈满自己的口供以外,没有其他证据加以证明。

中新网4月16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涉嫌侵占他人祭祀公业财产3500万元(新台币)的潜逃通缉犯徐荣祥在大陆厦门藏匿,调查局今天将他押解返台并解送桃园地检署归案。  调查局指出,54年次的徐荣祥被控于2008、2009年间担任祭祀公业徐淡健仁派管理员,利用保管祭祀公业徐淡健仁派印章机会,未经共同管理员同意,擅自设立“祭祀公业徐淡健仁派徐荣祥”名义的银行账户;2008年11月间,将祭祀公业徐淡健仁派所有的祭祀公业财产新台币3500万元转存自己账户,涉嫌侵占罪嫌。  调查局表示,徐荣祥于2010年2月25日前往大陆福建省厦门市藏匿,桃园地检署2010年9月30日对他发布通缉。  调查局表示,徐荣祥出境潜逃至大陆福建省躲避司法制裁,调查局将徐荣祥列为追缉对象,掌握他在大陆的确切行址,并透过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机制请大陆协缉,将其顺利归案。(原标题:

#李克强总理在吉林#今天上午,总理来到长客考察,受到数千名工人热烈欢迎。  #李克强总理在吉林#在长客,工人们打出“感谢超级推销员”的字幅,热烈欢迎克强总理的到来!(来源:吉林发布)    今天(10日)上午,在国资委主任张毅等的陪同下,李克强总理来到中国北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考察。在长客,工人们打出“感谢超级推销员”的字幅,热烈欢迎总理的到来!长客股份成立于2002年3月,拥有3家控股子公司、1家合资企业、1家境外参股企业,员工10000人,总资产79亿元,净资产20亿元。    【李克强:我为中国装备“站台”,你们要为国家“撑台”】李克强10日考察北车集团长春客车股份有限公司。企业负责人说,您是我们的超级推销员,我们都把您看成北车一员。总理嘱咐,关键是你们要有过硬的质量和良好的售后服务。我为中国装备“站台”,希望你们给国家“撑台”,打造永不褪色的金名片!  【李克强:中国装备要以“联合舰队”抱团出海】李克强10日考察北车长客时寄望南北车合并后组成“联合舰队”抱团出海,打造世界一流装备企业。这一舰队是包括铁路车辆生产和相关配套产业的“混成舰队”,各方须协同配合,有序竞赛。总理强调:你们担负着企业责任,也肩负着国家重任,要为中国制造争光。  【李克强见证“列车大脑”被激活】李克强总理10日考察北车长客时,站在司机位置上,见证了我国自主研发的“列车大脑”被激活。在一辆出口巴西的地铁车头内,李克强通过网络控制系统实时了解模拟列车运行状态。李克强一连向负责项目的工程师发出数个专业问题。“总理的知识面太宽了!”工程师事后感叹。

分类:情感

时间:2016-11-20 10: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