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11日通报了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130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案件,其中包括江苏4起,相关责任人分别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苏州市相城区望亭中医院副院长倪志敏违规为女儿大办生日宴89桌,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免职。  无锡市文物交流中心党支部书记时建方借参加太原文物展销会之际,绕道前往大同市、浑源县、应县等地公款旅游,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阜宁县安居工程建设管理有限公司综合科副科长吴巨怀先后8次违规收受礼金和购物卡合计5.7万元,并为他人谋利,受到开除党籍处分。  睢宁县城管局乡镇科科长张海波违规公车私用,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责任编辑:刘强]编辑:

晨报记者 宋杰 言莹 钟晖  “一下子被黄牛拍去近千张牌照,我们怎么能够拍得中?”上周六沪牌竞拍后,一张配图的传闻在网上流传。图片中显示,一大型机房内,百余台电脑被电线交织,三名男子留影配字:“三剑客,本月拍中985张,高科技是王道”。这传闻引起不少市民的关注,纷纷表达了质疑。  昨天,上海市交通委相关人士再次表态,正进一步调查网络传闻的“黄牛利用上百台电脑代拍上海车牌”事件。  该人士同时透露,沪牌拍卖所使用国拍系统目前正在进行升级前的调试和压力测试。上述工作完毕后,升级系统将正式投用,将增强牌照拍卖的公平性。  市交通委透露,调查工作将围绕竞拍者使用的IP地址、网络足迹等查询展开排摸。市公安局、市通信管理局会对国拍公司后台数据展开调查。“曾经也发现并查实过,有类似黄牛在自己家中,抢秒拍牌。对此予以查处过。”相关人士表示,目前还未判定,网络爆料内容是否完全真实。根据现行拍牌规则,每台电脑仅能注册一个投标号。如果一次拍中“985张”,意味着“黄牛”使用的电脑超过千台。市机动车额度管理办公室强调,如查证确认该消息系不实信息,将依法查处造谣者。  据悉,沪牌拍牌系统优化的工作也已经展开,目前处于调试阶段。“上线前,还需要接受压力测试等环节。估计很快就更新了。”该部门相关人士介绍,升级后的拍卖系统将在近期投用。届时,沪牌拍卖的公开、公平性将进一步增加,目的就是进一步杜绝钻空子拍牌行为。  但市民的疑问依然没有答案,为此记者昨日采访了信息专家、顶级“白帽子”等专业人士,解析“黄牛用百余台电脑拍牌中了近千张”的可能性。  “一下子拍到近千张牌照,应该是假的。”昨日,上海市交通委社会宣传处副处长黄晓勇表示,一台电脑只能拍一张牌,照片描述是百余台电脑,怎么可能拍到985张牌照?他告诉记者,虽然调查仍在进行,但即使真是黄牛利用此类设备代拍,传闻也有夸大其辞的成分。  复旦大学信息学院副教授凌力对照片的说辞也深表怀疑。“一次拍中985张,百余台机器,那么一台机器同时为几个账号拍牌,进程多少个任务才行啊?”凌力表示,本月中标率是5.4%,假设黄牛中标率为10%,已经很高了,中985张,至少要有上万人委托拍牌,“机器代替人操作,的确比人精确,但时间窗口只有几十秒,差别不会这么大。拍牌不是抢火车票,先下手为强,机器快就行,拍牌还要根据价格变动等情况,所以中标率不会那么高。”  “用机器拍的事情可能是存在的,但数字没有那么高,更多的是想做广告拉生意吧。”凌力认为。   上海市信息安全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张凯说,他也在网上看到了这张照片。“第一感觉,不是正规的IDC(数据中心)的做法,不是专业人士做的。从供电、配线、屏幕来看,是地下作坊、山寨的感觉,可能是地下黑色产业链深入到车牌拍卖。”  张凯表示,网站很难做到100%的安全,利用程序软件从技术上来说有可能性,像以前铁路12306网站车票被软件抢走,微信抢红包用外挂软件。  “程序软件的输入速度是毫秒级的,手动输入是秒级的,利用程序软件确实能够提升中标率。”张凯说,这种程序软件使验证码有被破解的可能性,但并不是一种黑客工具。相对于验证码来说,动态密码的安全性更高,也就是银行常采用的U盾。不过,张凯也坦言,拍牌系统没必要动用如此高的技术能力。  张凯说,目前黄牛代拍牌处在灰色地带,发现漏洞的前提是要利用程序、工具扫描拍牌系统,如果没有对方的授权允许就扫描,就是非法行为。  昨日记者采访了上海碁震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高级研究员宋宇昊,该公司曾派出“白帽子”团队“KeenTeam”在今年温哥华举办的全球顶级安全赛事Pwn2Own中,连续攻破IE环境下运行的Flash与Reader两大插件,实现在该项赛事上的三年五冠。  “对于车牌代拍这个行业,我并不很熟悉,只能对外挂软件的基本原理解释一下。”宋宇昊谦虚地表示,他并没有见识过代拍黄牛使用的软件和硬件,很难判断对方到底有多大功力。不过他表示,国拍这样的拍卖系统,和12306一样,如果使用外挂软件,确实会提高一些成功概率。  “有了软件,确实可以达到不用人工操作,就可以抢拍商品或抢票。”他解释道,外挂软件可以自动帮你输入验证码、并自动识别和出价,相对人工操作来说,肯定是要快一点。他也表示,诸如一些网站抢购商品之类,如果抢购者服务器距离网站机房较近,因为减少了网络延时,也会提高成功率。  “但只是提高概率问题,很难说成功率会高多少。”宋宇昊强调,无论你的硬件、软件多厉害,如果国拍的接入口很小,大家纷纷争抢接入,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运气还是要占据很大成分。  宋宇昊表示,无论是国拍还是123036网站,对于是人工提交还是软件提交申请,都无法辨别。一般来说,类似系统防范外挂软件的方法就是“验证码”,使用软件难以辨识的验证码。记者也了解到,12306网站现在为了防止抢票软件,验证码已经升级为“看图选图”。  凌力也认为,既然有此传闻,国拍行应该改进技术,让机器拍牌的事儿越少越好,更公平公正。“像同一个IP地址,一个点上来那么多个登录,肯定有问题。一般家庭一个IP地址拍3张车牌很厉害了吧。IP地址是稀缺资源,就算做虚拟IP地址,也做不了那么多,肯定会露马脚。”他提议,同一台电脑不能用多个账号,限制同一个IP地址登录拍牌账号的数量,防止“拍牌站点”的事儿出现。此外他也建议加大验证码的难度。  “政府在查黄牛代拍的事情,下个月帮我拍没问题吧?”近日,不少市民看到新闻后,一方面对代拍者这种“抢占资源”的做法表示了不满,一方面却又担心自己所托黄牛出现问题。不过黄牛们却纷纷“报平安”,“我们没这么张扬,有自己的团队,这次不会受到影响。”一位徐姓黄牛说。  “我觉得网上这次号称拍到千张的事情是吹牛的。”对代拍车牌颇有研究的老张说,现在每次拍牌都在10万人左右,这个月更是15万人,里面大部分都是“装备精良”的代拍者,中标成功率能达到3成左右已经是很好的了。  老张表示,虽然收费标准不同,但其实中标率相差不会很大。很多黄牛开出2万多元的高价,甚至不中还会赔偿,“其实都是拉拢客户”。  老张说道,黄牛只要手里超过10个客户,中标率能保证10%左右,即使赔付部分客户,也已经可以赚钱了。   晨报记者 宋 杰  “一次能拍中985张车牌?这黄牛真可恶,请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黄牛百余台电脑拍牌中标近千张”的传闻在网络疯传后,一位爱车已经光屁股半年的朋友如此和记者调侃。他这种无奈和对“靠谱黄牛”的渴求,相信诸多久拍不中的市民都感同身受。  4月19日本报曾头版报道,高女士连续13次拍沪牌,13次都等来相同的回复:您没有成交。不知所措的她通过本报呼吁:相关部门能不能给拍了一年以上的人出台一些适当倾斜的政策?  现在的这套拍牌政策已是煞费苦心,既抑制拍牌价格快速上涨,又不是“摇号”那样纯粹碰运气。但是弊端也越来越明显,随着竞拍者的增多,一定程度上已变成“拿着钱摇号”。记者认为,相关部门应该深入听取一下诸如高女士这样市民的呼声,继续开动脑筋优化拍牌流程,不然“高女士们”唯一能做的依然是继续求助黄牛。(原标题:交通委:国拍将升级沪牌拍牌系统)编辑:

户籍管理费一年涨十倍“代管协议”有违法规 专家建议借鉴上海改革经验  用社区户替代“人才”集体户  同为户籍人口,却形成了“人才”集体户、“单位”集体户和本地城市户籍三元供给结构。北京市社科院市情调研中心李晓壮博士日前向《法制晚报》记者表示,应借户籍制度改革之机,率先对本市现行的“人才”集体户管理进行改革。  “人才”集体户难享社会福利  针对外地来京、留京人员,目前北京提供的城市户籍制度供给模式主要有:暂住证制度、“人才”集体户制度、“单位”集体户制度、北京工作居住证制度。这些均属“户籍存量”,未来还将实施居住证积分政策。  李晓壮说,在“户籍存量”中,“人才”集体户问题最大。这类模式是指那些不具有独立人事权或不愿承担人事权义务的政府企事业单位,为解决聘用外埠人员户口问题,委托人才服务中心进行人事代理及户口管理。  落户时,个人需与人才服务中心签订《集体户口代管理协议》,确定双方权利和义务。但因人才服务中心不能充分提供相关服务与管理,导致落户在人才服务中心的个人无法充分享有社会福利和权利。  一是子女落户难,即人才服务中心不提供子女落户;二是生育难,根据协议规定,已婚女性落户人,必须在其妊娠二十八周前将户口迁出人才服务中心;三是结婚难,根据协议规定,落户人办理结婚的,必须将其户口迁出;四是流动难,即当事人如发生工作变动,必须办理户口及档案迁出。  《集体户口代管协议》有违法规  “《集体户口代管理协议》实际上是违法、违规的。”李晓壮说,该协议至少违反、超越了《户口登记条例》、《户政管理工作便民利民措施实施细则》、《北京市生育服务证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等法律法规。  地方政府授权人才中心代管集体户,人才中心向所在辖区派出所申领公共户地址,将“人才”落到公共户地址上。因此,公共户地址上的“人才”实属该辖区户籍人口,必要的公共服务应由辖区提供。  例如,生育子女需辖区社区卫生服务站、街道、派出所提供相应的准生、卫生防疫、落户等公共服务。  2014年,市公安局推出8项便民措施之一,就是规范新生儿落集体户手续。但人才中心多以“没有细则无法执行”,拒绝办理新生儿落户。  户籍管理费一年涨十倍  因相关部门尚未明确人才服务中心在履行“人才”集体户服务与管理的收费定价标准,导致一些人才服务中心随意增加收费项目和价格。  李晓壮近日调查东城区某人才服务中心(隶属东城区人保局下属事业单位),发现过去两三年提供人才档案与户口管理服务收费为100元/年。今年,按政策要求,该中心已取消人才档案管理费,但户口管理费却要收取1200元/年,另需交押金1200元/年,这些收费均为部门内部规定。  另据调查发现,现在多数人才服务中心无法代理个人集体户存档,只有极少数人才服务中心可以代理集体户存档,但收费价格高。  政策建议“人才”集体户改革是当务之急  李晓壮说,在未来,暂住证制度、北京工作居住证制度可与居住证积分政策对接;“单位”集体户制度无需或暂缓改革;“人才”集体户改革应是当务之急,而这一改革成本也是最小的。  2013年,上海市下发《关于做好人才类集体户清理和“社区公共户”落户审批准备工作的通知》,规定停止落户人才类集体户,对因在沪无配偶、无直系亲属、无住房,或所在单位未设立集体户等原因,确无落户条件的引进人才,可在其本人实际居住地“社区公共户”落户。  专家认为,北京也可采取该方式。“人才”集体户已属北京户籍,改革不会影响人口总量;且该群体的“五险一金”已由其所在单位提供,改革不会增加财政负担。  借鉴上海经验设立“社区公共户口”  北京可借鉴上海的做法,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为基本形式,设立“社区公共户口”,对“人才”集体户实施属地化服务与管理。对符合进京指标要求迁入的人才,停止落户人才服务中心(机构)公共户地址,根据本人实际住地“社区公共户口”落户。  所谓“社区公共户口”,是以街道(乡镇)办事处社区建设科平台为依托,以街道(乡镇)所在地实体实有地址,向所在辖区派出所申领“社区公共户口”,经所在辖区派出所备案,在街道(乡镇)设立“社区公共户口”,派出所派驻户籍管理员,实现“人才”属地化服务与管理。  制作《住户证》取代户口卡首页和个人户口页,登记姓名、出生年月日、性别、住址、户主姓名及与户主关系等信息;制定“社区公共户口”人口管理办法及细则。  具体操作上,可由人才服务中心办理迁移手续,开具迁出证明;然后将迁出证明提交到所在住地街道(乡镇)“社区公共户口”管理中心,办理落户手续。  文/记者汪红编辑:

□法制网记者 刘子阳  "上交手机、带齐装备、注意安全,有情况及时汇报!"3月25日晚上9时,河南省新乡市公安局原阳县刑警大队停车场上,150多名民警、特警分成5组,整装待发。  近日,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公安部刑侦局调查发现6个省涉及婴儿犯罪,这些团伙将婴儿或孕妇带至河北、河南、山东等地出售。摸清情况后,公安机关决定统一收网。  晚上10时,《法制日报》记者跟随办案民警驱车来到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陆寨乡后大柳村,雨水让本就不平的路面变得更难走,车里只能听到雨刷来回擦拭挡风玻璃的声音。  此次公安机关集中打拐专项行动中,小浩明是被解救的对象之一。解救行动比想象中顺利,整个过程并没有受到阻拦,在一个简陋的卧室里,记者看到了正在熟睡中的小浩明。一开灯,浩明挤了一下眼,随后慢慢睁开眼睛。  外面雨仍在下,养母给他穿上了衣服,女民警将小浩明抱上警车。仅5个多月的浩明一路上没有哭闹,仿佛知道这次解救可能是他人生的一次转折。  "农村的观念还是想要儿子,我还想再看看他。"在河南省新乡市公安局福宁集派出所,记者见到了孩子的养母静静,她今年30岁,丈夫在外地打工,她在家里务农。一次手术,她失去了生育能力,静静有个4岁的女儿,但还想要个儿子,买个孩子似乎成了唯一的办法。  去年农历9月份,静静得知一个消息,有个妇女快要生了,孩子可以卖给她。经过中间人联系,在十几里外的另一个村子,她见到了这位孕妇。  "孕妇大约30多岁,跟我个子差不多,她说自己有了仨,不想要了。"静静描述,整个见面过程,孕妇不怎么说话,也听不出是哪的口音。  不久后,孕妇将孩子生下,果然是一个男孩,双方以7万元的价格成交。静静的丈夫在外打工,一年也才3?4万,这个男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借了1万多外债。  听说买孩子的事情被警方发现了,浩明的爷爷连夜坐车从县城赶回家,孙老汉一直把这孩子当成是亲孙子,"孩子刚来我们家时,我叫了许多亲戚朋友来家里吃饭,谁也不知道孩子不是亲生的。"  "娃给我们家带来了不少快乐,名字还是我给起的。"孙老汉说,一家人对浩明都很好,亲手做衣服、买名牌奶粉,为了不委屈孩子还专门腾出间屋子。  好景不长,小浩明一次去医院检查,结果是中重度脑瘫,得知了这个噩耗,一家人陷入悲痛。  其实,静静早就感觉孩子不对劲:"别的孩子稍大一点喊他会有反映,但小浩明反映不强烈,他的手往后勾,经常吐奶、流口水,一天要换6次围嘴。即便如此,我们没有放弃浩明,治疗已经花了一两万。"  虽然舍不得,但孩子被解救对本就拮据的静静一家来说是个解脱。说起小浩明,刚刚平复的静静又哭了起来:"福利院那么多孩子,他有病,能照顾好吗?"  3月26日一早,记者在新乡第二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看见了小浩明。该医院是新乡福利院的合作单位,被解救的婴儿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检后,将被送往福利院暂时寄养,等待合乎条件的人来收养。    把孩子当成商品买卖,贩婴案的幕后黑手是谁?出人意料的是,这起案件的始作俑者竟然是72岁的老太太秦某秀,从相貌上看她和普通的农村妇女并无差别。  根据新乡警方调查,以秦某秀为首的贩婴团伙,组织凉山的待产孕妇来到新乡,在当地生产,再以5万元到7万元的价格将婴儿卖给当地人。  随着调查深入,该犯罪团伙的犯罪脉络和分工已基本清晰,犯罪嫌疑人秦某秀及其儿子、儿媳等人负责联系卖主和买主,为待产孕妇安排住处以及饮食等。该团伙有固定为孕妇做体检和接生的本地医生秦某梅、冷某华,体检和接生的场所也较为隐蔽。  据介绍,这些孕妇对孩子并不重视,身赴异地千里迢迢,吃的差不说,为了隐蔽临盆的时候住养猪场、抽烟、喝酒甚至吸毒,生下来的孩子很多都存在问题。  他们自认为天衣无缝,却不知道整个犯罪过程中都在公安机关的监控之下,一张大网正在张开。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告诉记者:"四川凉山贩卖婴儿犯罪,公安部组织了多次打击,犯罪分子为逃避打击,出新手法。以前出生后带着婴儿容易发现,现在去当地进行生产,如果路途中被发现,会说去打工。但不管如何变换手段,都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儿童不是商品,贩婴犯罪起刑点5年,如果情节严重,可以判死刑。这类犯罪造成的危害很大,有的犯罪分子在条件很差的地下产房、小医院生产。买主不知道孩子的健康情况,长大后发现孩子身患重病,给家庭造成很大负担。"陈士渠说,为骗取买主信任人贩子会带孕妇去体检,事先和诊所的医生商量好。  陈士渠表示,公安机关将始终打击贩卖婴儿犯罪,保障每一个儿童的生命健康权,根据犯罪形势变换,做出一些调整。犯罪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不要以身试法,不要让这些悲剧重演。

新华网石家庄5月13日电(记者曹国厂) 河北南和县82岁的秘喜秀老人收拾房间时,无意中从一个老柜子的箱底翻出一个泛黄的粗布包,里面藏有22张叠得整整齐齐、暗黄破旧的老地契,其中最早的一张地契落款时间是乾隆五十五年,迄今已有220多年历史。  秘喜秀是河北南和县郭平村人。她说,几年前和家人从村里搬家到县城时,就曾听老伴说起过家中有个包裹,里面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但老伴去世后,她和家人一直没有见过这个包裹。近日,秘喜秀和家人一起收拾房间,无意中从箱底里翻出了这些老地契。  记者看到,这22张老地契时间跨度从民国十九年至乾隆五十五年,地契文字多为楷书,对土地亩数、房屋间数等标注分明。这张乾隆五十五年签下的地契,正反两面均加盖红色印章,背面字文大意是,村里一姓刘户因经济拮据,将村东南伍亩捌分地以陆拾玖大钱卖给他人。  据南和县文保所所长肖忠怀介绍,古时地契分“白契”和“红契”。买卖双方未经官府验证而订立的为草契或白契,加盖州县官印的为官契或红契,秘喜秀家中的地契多属红契。  肖忠怀说,这些地契真实反映了清朝和民国时期房地买卖关系、地价变动、农民负担程度等经济社会生活状况,对于进一步研究当地历史变革和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责任编辑:陈剑]编辑:

分类:情感

时间:2016-10-05 04: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