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学否认美方指控】针对天大教授张浩赴美国被捕并以,该校对此表示严重关切。此次被起诉6人中有3人为天大教授。据了解,在美方对张浩等六名中国公民的指控中多次提及天大并意指学校有不当获利,天大校方表示愤慨并坚决否认,称将保留运用法律手段维护校誉的权利。(记者张国)    美国司法部网站19日公布,天津大学教授张浩16日从中国飞到美国洛杉矶入关时被警方逮捕,并被当地法院以涉嫌经济间谍罪起诉,一同被起诉的还有包括另外两名天大教师在内的5名中国公民。  20日,中国外交部回应称,中国政府对有关事态严重关切,正进一步了解有关情况。中国政府将确保中国公民在中美人员交往中的正当权益不受损害。

中新网北京6月16日电(记者 马学玲) 长跑近三年的凉茶红罐纠纷诉讼案迎来关键一役。今天上午,最高法将公开开庭合并审理上诉人广东加多宝饮料食品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广州王老吉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纠纷两案。  众所周知,广药集团与加多宝公司曾有着多年的合作关系。广药集团在注册王老吉商标之后,于1995年将商标租给加多宝公司使用。次年,加多宝公司传承王泽邦清朝道光年间祖传配方,首创并推出第一罐红罐凉茶。而伴随着红罐凉茶在市场上的大获成功,曾经的合作伙伴开始分道扬镳。  为收回“王老吉”品牌的经营权,广药集团随后与加多宝之间打了数起官司。2012年7月,广药集团最终通过诉讼收回了红色罐装及红色瓶装王老吉凉茶的生产经营权。不过他们的诉讼之战并未就此止步,此后几年中,双方围绕包装和广告宣传语等官司不断。  今将在最高法开庭的案件便是其中之一。2012年7月6日,广东加多宝饮料食品有限公司以广州王老吉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擅自使用其红罐王老吉凉茶的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为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相同案由,于同日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经最高人民法院指定,上述两案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并予以受理。  2013年5月15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合并审理了上述两起案件。这也是继商标权之争后,加多宝与广药迎来的又一场事关双方发展转折点的激战。  2014年12月19日,广东高院就加多宝与广药的“红罐之争”作出一审判决:加多宝构成侵权,向广药集团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1.5亿元,同时停止使用、生产、销售所有红罐凉茶包装的产品。  加多宝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在法定期限内就两案均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广东高院的一审判决也因加多宝的上诉而不产生任何法律效力。当时,加多宝还宣布面向全球征集律师,坚决捍卫“红罐属于加多宝”的合法权益。  加多宝集团党委书记庞振国此前曾表示,坚信最高法院一定能够给加多宝一个公平正义的审判结果。不过引人关注的是,加多宝集团已在今年4月20日正式推出了金罐凉茶。  “最高法院会给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确定一个原则标准来判定案子”,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博士生导师徐家力教授曾分析称,因为红罐包装装潢案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案子,不是凉茶的问题,甚至不是一个行业的问题,它标志着中国未来知识产权保护的原则,意义非常重大。对于这个被称为“中国包装装潢第一案”的纠纷诉讼案,届时,最高人民法院将做出什么判决,各界关注。(完)(原标题:加多宝王老吉“红罐之争”纠纷案今将在最高法开庭)编辑:

新华网香港6月10日电(记者张雅诗 颜昊) “大家坐在一起,有共同目标和承担,为香港做基本法,希望做到最好。”香港圣公会荣休大主教邝广杰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讲述了当年担任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的难忘往事。  成立于1985年的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由59人组成,代表宗教界的邝广杰是23名香港委员中的一员。回想起第一次与内地委员碰面,邝广杰说,内地委员都是有学识、有水平的专业人士,非等闲之辈,而且个个谦恭有礼,虚心聆听香港草委的想法,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对于当时基本法起草委员之间以及草委和香港各界之间的互动,邝广杰仍记忆犹新。他告诉记者,当时草委是分成若干个专题小组开会的,与他同组的有刘皇发、觉光法师等人。  邝广杰参与了两个组别的会议,包括居民权利与义务组和文化教育宗教组,其中一个议题是界定什么人是“香港永久性居民”。最后小组根据中英联合声明,让移民海外的港人也能保留香港永久性居民的身份,可见基本法对港人的宽松。  除了参加起草委员会会议,当时香港草委还要到香港各区收集各界人士的意见和解答问题,而起草委员会特别重视聆听香港各界意见的环节。  “我们不觉得我们是最后有意见的人,我们是中间人,问了香港人再反映给中央。”邝广杰说,他们完全是为了服务港人,做好基本法。  访问进行期间,邝广杰将一本基本法放在手边。他笑言,是因为怕被记者抽问,以前基本法的内容全都在脑子里,但现在年纪大了,记不了那么多。  转眼过去20多年,年近八旬的邝广杰认为,自基本法1990年颁布以来,中央政府帮助基本法在港落实不遗余力。  “中央已经尽力避免,不去干预香港事务,给香港很大自由度。高度自治相当成功,这也是香港人多年来的一种愿望。”他说,作为基本法草委的这段独特经历,帮助他加深对国家的认识和了解,也更深刻体会中央对香港的重视和宽容。在经济发展方面,中央政府一直给予香港大量支持,维持社会安定繁荣;就宗教而言,港人的信仰自由和权利也没有减少。  基本法保障了香港回归祖国后港人生活方式不变,但港人往往把焦点放在“一国两制”中的“两制”之上,忽略了“一国”的重要性。  邝广杰说,大家很多时候讲“两制”、讲权利,少提义务、少提“一国”,但这不代表“一国”不存在。“基本法很宽松,香港自由度很高。因为自由度高就被人强调了‘两制’,不记得‘一国’,以为‘两制’可以凌驾于‘一国’。”  谈到现在围绕香港政制发展的争论,邝广杰认为,争论是源于现今社会跟过去的处事方法不同。以起草委员会为例,大家来自不同界别,各有不同意见,但可以互相接纳,尽量配合各方利益,因为大家抱持同一目标,就是为香港好。反之,现在的人一开始就摆明界限,“你是黑的,我是白的”,难以正常地进行讨论。虽然当年起草委员在香港各区搜集意见时也会遇上有人示威,但示威者行为的激进程度跟现在的无法可比。  圣经中有一段话,劝人“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作为一位基督教会领袖,邝广杰对此深有感触。他慨叹,香港现在一些人欠缺聆听别人的耐性,人与人之间没有了彼此尊重。现在不仅是说祖国的好话会被骂,而且是说什么都会被骂。  谈及现今香港一些年轻人热衷于激烈的街头运动,如“占中”参与者以年轻人为主,对此邝广杰指出,这关系到整体教育问题,中国历史科在香港不被列为中学必修科让人感到很可惜。  “我想社会上要加强归属感,加强人对人尊重,加强对人性的重视,这些都是要做的。”他表示,推行国民教育同样重要,在学校增加中国历史教育,有助年轻人知道自己是龙的传人,从而增强他们对国家、民族的归属感。  对于香港社会的未来发展,邝广杰表示,相信大家都希望向前走,希望看见前路。“我们大家都要尽力,为每个人,为我们的社会,为人类的幸福尽力。希望大家能互相容忍,互相合作,互相扶持,共同建设我们的未来。”编辑:

晨报记者 王亦菲  上周,拥有95年历史的上海石库门里弄公益坊部分房屋被拆除。昨天,有市民向晨报反映,位于天潼路800弄,已被列为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清末建筑陆氏民宅被拆。  记者调查发现,陆氏民宅被拆已多年。闸北区史料陈列馆表示,目前已经进入执法程序,开发商上海银邦置业有限公司的拆除工作未获批准。闸北区文化执法大队表示,初步处理结果是对开发商罚款8万元。   王阿姨在天潼路800弄住了40多年。今年60岁出头的她,从小就听着父辈说起弄堂里的故事。  “这里本来是一户陆姓人家造的,建于清代末年,已经有100多年历史了。”王阿姨说,在她孩提时代,附近居民都把陆氏民宅叫作陆家花园,那时院子里绿化很茂密,冬暖夏凉,环境幽静。  随着时间推移,陆氏民宅房屋渐渐老去,拆迁也列入了议事日程。  “老宅动迁我们当然欢迎,毕竟能改善居住环境。不过,百年老宅就这样一拆了之,还是太可惜了。”王阿姨说:“2003年、2004年的时候,开发商进驻小区,天潼路800弄的房屋被逐渐拆除,屋顶被掀掉,外墙被敲了个洞。”  在查阅相关文件后,里弄居民发现,陆氏民宅在2004年被列为区文物保护单位。王阿姨等人随后告知拆迁人员,这是保护建筑,不能随便拆除。随后,在相关部门介入下,拆除工作暂时停止。  但让王阿姨想不到的是,陆氏民宅最后还是没能逃过被拆除的命运,“我前几天路过老房子,进去看了下,里面已经是一片废墟,陆氏民宅基本全部被毁坏,只剩下几根横梁。”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天潼路800弄。这里已经是一处拆迁工地,只剩下一堆砖瓦废墟,无人居住。  “这里已经拆了十几年了,哪还有什么保护建筑。”拆迁工人告诉记者,大概在2005年拆除工作刚开始的时候,曾接到过通知,说工地里有一处文物保护建筑,要求他们拆除时不要破坏。“平时也没人来管,风吹雨淋,渐渐房梁什么的都烂了。”  工人带着记者来到天潼路800弄164支弄7号,“这个就是文物保护建筑,你看,现在基本成废墟了。”  记者在现场看到,陆氏民宅外观已经完全无法看出房屋主体样貌,从俯瞰图大致勾勒的轮廓看,原本应该是一处四合院结构住宅,砖木结构,而现在只剩下了被腐蚀的横梁和一些随意丢弃的砖瓦、木板。只有弄堂入口处一块不起眼的石碑上,写着的“陆少棠界”四个字,证明了这里曾有的历史风貌。  “这地方既没铭牌,也没人来察看管理,时间久了房子都烂了,之前还发生过几次坍塌。”工人说。  据悉,2010年9月1日,天潼路800弄181号左厢房发生屋内网板砖部分脱落,面积近10平方米,所幸无人员受伤。  在闸北区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列表中,天潼路800弄164支弄7号陆氏民宅(陆少棠宅)赫然在列,公布时间为2004年1月6日,且被列为“上海市第一批登记不可移动文物名单”。  对于拆除,开发商上海银邦置业有限公司在2005年曾发布过一个声明:公司在2002年8月19日取得闸北区5号旧改地块的开发经营权,当时并没有任何部门通知公司,地块内有一处属于保护建筑范围的民宅。所以,公司按照正常的开发流程对地块进行动拆迁工作,这其中就包括损坏了的陆氏民宅最外围一间。2004年,公司才得知陆氏民宅是保护建筑,并接到闸北区文化局的口头通知后,就暂停了拆迁工作。随后,公司方面和文化局的相关专家召开了专门会议,明确了陆氏民宅的布局、结构、装饰物等原装保护方案。  然而闸北区文保局表示,该公司十年内股权变更很多次,所以老宅非但没有得到修复,反而去年再次启动了拆迁。记者致电闸北区文化执法大队,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确有此事,目前已经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是陆氏民宅边界外围部分损坏,目前已对开发商罚款8万元。”  昨天,记者多次致电开发商上海银邦置业有限公司,但总机始终无人接听。   昨天,记者在现场并未发现任何保护措施,也未看到任何保护铭牌。  对此,闸北区史料陈列馆马先生表示,陆氏民宅属于登记不可移动文物,但还未达到《文物法》中规定的保护级别,并不需要设置铭牌。“处罚结果,需要问文化执法大队。”闸北区文化执法大队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确有此事,目前已经作出对开发商罚款8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据悉,陆氏民宅在2003年由银邦置业有限公司获得房屋拆迁许可证,2004年被列为不可移动文物后,老宅拆迁被叫停。一年后,闸北区文化局牵头,以银邦置业有限公司为主体启动修复工程。   为何从2004年至今,已经明确是区县级保护单位并已经被叫停拆迁的陆氏民宅,依然从一处典型的框架式清代四合院变成如今的断壁残垣?  当记者告知陆氏民宅现在损坏程度严重,只剩下框架和部分残缺墙体时,马先生表示“不可能吧”。但他也承认,开发商屡次换过股权、老板,内部比较混乱,“我们一直在敦促他们”。他们去年就已经介入调查,在他们发现的时候,陆氏民宅外观结构还在,部分损坏。“去年我们已经告知开发商,此处是文物保护单位,没有经过行政审批拆除属于违规,已经进入执法程序。”  闸北区文保局表示,他们曾三次发文告知银邦置业要求其实施修复,但因人事变动,相关事项未能传达到现任负责人,因此十年过去了,老宅没有得到修复,反而在去年再次启动拆迁。“我们敦促开发商保护修复,但因为他们人员调动太频繁,一直没落实。”   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阮仪三认为,按照现在的公开信息看,陆氏民宅是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属于登记不可移动文物,那就应该是不可随意拆除的。“文物保护部门应该要告知开发商,这是文物保护建筑,不可随意拆除,开发商应该尽到保护责任。”他表示,如果开发商“明知故拆”,就要惩罚。  “但现在的惩罚力度很有限,对开发商来说,可能根本无关痛痒。”阮仪三表示,像陆氏民宅这样的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没有相应规范的保护措施、罚款力度太弱,导致主管部门对保护文物没有一定的权威性,这也是近年来文物屡遭破坏的原因之一。“和开发商可能的获利相比,根本不算什么。有些人根本就不怕。”  阮仪三认为,随着城市的开发,不少老建筑逐渐被拆除,能够体现城市历史风貌的建筑越来越少。“现在还有部分 ‘三普点’(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录点)也被悄悄拆除,或是损毁,需要有关部门加大保护力度和执法力度,不是等媒体曝光了才去管。像环保部门目前对于违法单位的罚款就是根据情况来判定,上不封顶,这样的做法值得借鉴。”(原标题:擅自拆光百年民宅仅被罚8万)编辑:

6月9日18时许,长期居住在个旧市老厂镇的男子朱某选(44岁,贵州威宁人,其于2015年5月11日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被个旧警方依法采取刑事拘留措施,送押体检中发现其身患肺结核病不宜收押,被变更强制措施)酒后持一把斧头闯入个旧市公安局老厂派出所,质问值班民警对其妻举报其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案件的调查情况,派出所值班民警进行接待答复,并多次劝告其放下手中斧头,朱某选拒不听劝且大声辱骂值班民警,同时手持斧头欲闯进派出所值班室,值班民警和协勤人员持盾牌等警械防护。朱某选冲闯值班室未果,便持斧头追砍在场民警和协勤人员,民警多次警告其停止违法行为,朱某选不听警告反而持斧头砍向退至墙角的民警,民警果断开枪击中朱某选。见朱某选倒地,派出所民警迅速联系当地卫生院对其进行抢救,经抢救无效后朱某选死亡。  6月9日20时,个旧市人民检察院获悉情况后,立即派员介入调查,勘验现场、调取证据。现已认定:派出所民警开枪的行为是捍卫法律权威的正当履行职务行为,现场处置果断,符合相关规定。(来源:

分类:情感

时间:2016-02-14 02: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