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何小敏  土地、工程,贯穿了他腐败过程的始终,众多亲属则成为他收受贿赂的“代言人”。  原广州市副市长、原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被控受贿一案昨日在深圳中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其受贿金额高达人民币7696.2674万元,曹鉴燎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并表示愿意继续积极退赃,同时他还认为自己有自首和立功情节。据悉,该案将择日宣判。  昨日上午10时,1955年出生的曹鉴燎在法警的引导下准时出现在深圳中院的法庭上。  据检方指控,1991年至2013年间,曹鉴燎利用担任广州市天河区沙河镇党委书记、镇长,天河区副区长、区长、区委书记,海珠区委书记,广州市副市长、增城市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天河区、海珠区、增城市等地的土地开发、工程建设、物业租赁、“三旧”改造等领域为他人谋取利益,个人或与他人共同索取或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696.2674万元(其中人民币4670.0253万元、美元40万元、港币2952.5万元)。  听完检方的指控,曹鉴燎称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没有意见,愿意认罪。但他强调,自己有自首情节。2013年8月,天河区“冼村案”案发后,曹鉴燎被调查。他表示,这之后他主动交代了自己的受贿事实,也就是检方所指控的事实。他还称自己有立功情节,被调查后,他举报了一些违法犯罪情况。之后,他在媒体上看到被他举报的对象有的已经被检察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在随后的法庭调查中,曹鉴燎对犯罪事实不愿多讲,称起诉书上都已经有了。责任编辑:

原标题:关注 | 武威记者被抓:要真相,不要想象  这些天,围绕甘肃武威三名记者被抓的事,网上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公开报道显示,1月7日和8日,《兰州晨报》《兰州晚报》《西部商报》驻甘肃武威市的3名记者“失联”;1月25日,这3人因涉嫌敲诈勒索罪,分别被批准逮捕。  28日晚,落款为“兰州晨报社”却没有公章的《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在网络空间疯转。公开信阐述报社了解到的情况,并表示,案情存在诸多疑点,当地公安或“钓鱼执法”。  随即,《重庆晨报》主办的“上游新闻”称兰州晨报负责人表示“公开信”属实。但很快,29日凌晨2点31分,兰州晨报社微博紧急声明,未曾在网络发表任何公开信。  为此事,凤凰网致电《兰州晨报》,两名工作人员均表示确实有“公开信”,但称自己是普通工作人员,对28日晚“公开信”及29日凌晨的否认微博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涉及此次事件的《兰州晨报》记者名为张永生,1月7日的罪名是涉嫌嫖娼而被拘;一周后的1月14日,以涉嫌敲诈勒索刑事拘留,25日则被批准逮 捕。同一天,涉事的另两位记者已被取保候审。“公开信”透露,张永生于2000年5月应聘到该报工作至今,具有新闻记者证和从业资格证。  据记者了解,网上公布的这份“公开信”主要质疑的内容是:  警方1月14日给兰州晨报通报说,张是在洗浴城涉嫌嫖娼被抓的;当地宣传部门给省上有关部门汇报时说,张是警方在办案过程中发现违法线索被抓 的,主要违法事实是:“利用记者的特殊身份,借舆论监督之名,以报道热点敏感事件或掌握的新闻线索为要挟,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武威日报在1月19日的通 报中说,张说自己是当地警方在治安大清查中因违法被抓的;据家属转述辩护律师的说法,张说自己是在西关大街上被抓的。被抓的原因如此之多,究竟哪一个才是 真的、准确的?  同时,该“公开信”还表示:  案发之前,张永生在当地从事正常的新闻报道,但其报道内容,被当地有关部门视为“负面报道”受到不同程度的阻挠和威胁。据张永生自己讲,凉州区公安局主要负责人曾致电张永生,要求其删除网上的有关凉州区原副区长受贿被公开审判的报道,张永生明确回答自己做不到。  这份“公开信”发布之后,舆论哗然,有人质疑执法的正当性,有人质疑执法方式的合理性,有人质疑报社的权威性和真实性,有人甚至积极转发武威市领导同志的联系方式以求正面回应……  在真相不明的情况下,对于这份公开信的内容,咱们也不宜过早就下结论。不能说,你是记者,你曾经做过舆论监督类的报道,你就不会犯错误。倘若真坐实了敲诈勒索罪,那该案进入刑事诉讼程序很正常,被抓3人即便拥有记者身份,也应被依法处理。而是否真正违法犯罪,应由法院“定夺”,旁人也不必急着挥舞舆论之鞭,去影响司法判案。  但是,要想让公众少些猜测,少些议论,还是需要相关部门及时还原完整的信息链。比如,在哪个地方嫖娼?在哪里敲诈?谁敲诈?敲诈了多少等等。唯有此,才能让舆论回归平静,政府部门才能主动,才能让真相浇灭流言。  “密切关注”“中立调查”,甘肃记协的态度和新闻界的期待,代表了不少人的声音,也给了武威市相关部门相当的容忍度和澄清空间。在真相调查和公布之前,任何猜测都有“搅局”之嫌,同时,任何流出的细节都足以引发想象。舆论审判不能为记者和政府的任何一方洗白,但是,舆论关切正是在呼唤一个“真实”。请有关政府部门牢记,“要真相,不要想象”,才能让舆情归于平静。  30日晚11时55分,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根据省委政法委要求,由省检察院对“武威记者涉嫌敲诈勒索被捕案”进行审查,省检察院已派出工作组赴武威开展工作,审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我们期待,这份结果早日出炉。责任编辑:

原标题:军事专家解读《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  《中国青年报》(2016年01月02日02版)  新华社北京1月1日电(记者王经国 王东明 孙彦新)中央军委近日印发了《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军事专家赵小卓、楼耀亮、张军社1月1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意见》中相关内容进行了详细解读。    “《意见》共分为三个部分,分别阐述了这轮改革的重大意义、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总体目标和主要任务,组织领导等,可以说涉及了改革的方方面面,每一个阶段、每一个层面如何改、怎么改论述得很具体、很详细,勾勒出这轮改革的总体轮廓。”军事专家赵小卓说。《意见》明确,2015年,重点组织实施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2016年,组织实施军队规模结构和作战力量体系、院校、武警部队改革,基本完成阶段性改革任务。“明晰清楚的规定要求,既明确了不同阶段的任务、不同部门的职能,也有利于统一全军官兵思想,凝聚大家的共识。”  “《意见》的发布再次体现了中国军队在开放透明方面的决心。”军事专家楼耀亮说,把改革目标、任务、甚至时间表向外界公开,本身就是一种自信、透明的体现。“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轮改革旨在进一步解放和发展战斗力,进一步解放和增强军队活力。但中国始终奉行的防御性国防政策没有变、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没有变、始终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的意愿没有变。”    《意见》对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机制有着全新的表述。如,调整改革军委机关设置,由总部制调整为多部门制;建立健全军委、战区两级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构建平战一体、常态运行、专司主营、精干高效的战略战役指挥体系;重新调整划设战区,等等。  “结构决定功能。这些全新的表述体现着军队体制机制的根本性变化,而这一系列变化共同指向一个方向:更加适应联合作战发展需求,向打仗聚焦。”赵小卓说,比如,建立健全军委、战区两级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就是减少了指挥层级、提升了指挥效果。专司主营,体现的就是将行政管理建设与指挥相对分离,使部队建设更加正规、指挥决策更加科学高效。  此外,《意见》明确“与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相适应,完善联合训练体制”“裁减军队现役员额30万”“优化军种比例,减少非战斗机构和人员”“推动部队编成向充实、合成、多能、灵活方向发展”“构建军队院校教育、部队训练实践、军事职业教育三位一体的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  “不难看出,这些规定、要求无不体现着这轮改革的发展方向——更加适应联合作战发展需求。”军事专家张军社说。    如何不断提高军队的建设效益,是这轮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建立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和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这样的调整进一步加强了军委集中统一领导,使军委可以根据国家和军队建设发展目标,集中精力,加强战略谋划、战略指挥、战略管理。”赵小卓说。  ——正式成立陆军领导机构。“陆军包括装甲、防化、陆航等多种专业技术兵种,专业化要求高。”张军社说,成立陆军领导机构,既有利于陆军进一步加强专业化发展,又有利于联合作战效能的提高。  ——构建与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相适应,统分结合、通专两线的后勤保障体制。  ——构建由军委装备部门集中统管、军种具体建管、战区联合运用的体制架构,装备发展建设实行军委装备部门—军种装备部门体制,装备管理保障实行军委装备部门—军种装备部门—部队保障部门体制。  “透过这些内容不难看出,改革通过剥离具体管理职能,调整归并同类相近职能,减少领导层级,使指挥、建设、管理、监督四条链路更加清晰,决策、规划、执行、评估职能配置更加科学、合理,军队战略管理和建设效益不断提升。”赵小卓说。    全面贯彻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方针,改进治军方式是这轮改革的重点之一。《意见》对军队法治化建设提出明确的要求,指出,健全军事法规制度体系和军事法律顾问制度,改革军事司法体制机制,创新纪检监察体制和巡视制度,完善审计体制机制,改进军事法律人才管理制度,建立健全组织法制和程序规则,全面提高国防和军队建设法治化水平。  “这体现了军队治军由以往靠行政命令管理为主,向依法行政的根本性转变。”楼耀亮说,“这是解放军正规化建设的重要方向。”  在不久前召开的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明确组建军委纪委、军委政法委、军委审计署,并对三个部门的设立进行了具体部署。如,军委纪委向军委机关部门和战区分别派出纪检组;军委审计署全部实行派驻审计;军委政法委按区域设置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  “这些新机构的设立以及《意见》中的具体论述进一步强化了对权力运行的监督、制约,构建起一个形成相互制约、相互协调的法治体系,使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保证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保证了军队科学化、正规化、法治化建设。”赵小卓说。责任编辑:

10名“断崖式”降级高官 5人曾和地产工程或拆迁有关  1月29日上午,中纪委集中公布了2015年被“断崖式”降级的10名中管干部,除中国农业银行原行长张云、东风汽车原总经理朱福寿、国家税务总局原总经济师范坚3人外,其他7人均属于“地方大员”。  《法制晚报》记者(微信公众号: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发现,7名“地方大员”中,5人曾和地产工程或拆迁有关。分别是韩志然、刘志勇、孙清云、颜世元、刘礼祖。  2014年7月1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严重违纪,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张田欣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自此以后,对严重违纪被重处分、一降多级的领导干部,媒体均冠以“断崖式”降级的字眼。  最为典型的是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韩志然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在主政呼和浩特的7年间,韩志然大拆大建,以至于在正式宣布“被调查”之前,舆论猜测大多与此有关。在主政呼和浩特的7年间,他曾因“短命楼”强拆和“炸公安局办公楼”事件而饱受争议。  据内蒙古日报主办的北方周末报报道,呼和浩特市明泽未来城小区始建于2006年,2008年初建成的,同年3月把钥匙下发给业主,并承诺18个月后下发房产证,但之后房产证依旧杳无音讯。  据北方周末报报道,2011年7月2日,呼市官方下发的《拆迁通知书》称:按照市委、市政府“一核双圈一体化”的发展战略要求,在金海商圈规划范围内,利用呼铁局西货场铁路专用线优势,在光明大街北侧建设一批专业市场和物流园区,通过招商引资决定对明泽未来城部分楼房进行征收。  被征收的明泽未来城小区是采用断气、断电等极端方式进行拆迁。  另外,为了给“西北第一高楼”腾地方,呼市政府不惜炸掉建成仅4年的呼市公安局11层指挥大楼。这也导致之后两年多,呼市公安局办公场所分散成十几处。  此外,呼市原政府大楼、龙海商厦、第一人民医院保健楼、市公安局的三栋宿舍楼也相继拆除,港商“郑泽”在呼市中山西路黄金地段得到了50多亩土地。  但是很快,人们发现号称实力雄厚、享受各种优惠政策的金鹰集团不但无资注入,还搞起非法集资,所谓的“西北第一高楼”成了烂摊子。  另一位颇具典型性的官员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刘志勇,在位时多所学校倒在他脚下。  今年1月22日,广西自治区政协十一届十六次常委会议在南宁召开。会议通过关于免去刘志勇政协第十一届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副主席职务、撤销其自治区政协委员资格的决定。  早在1月14日的梧州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罢免刘志勇自治区十二届人大代表职务的决定。4天后,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官网的领导介绍栏目,撤下了刘志勇的简历。  据财经报道,刘志勇主政梧州5年间,拆除了梧州高中、梧州一中、梧州二中、梧州市职业中学、梧州市第十四中学、梧州市会计中专学校等多所学校。  “从2011年开始,每一年拆两间半学校,对梧州教育造成了一定影响。”数名梧州退休老干部证实了这一说法。  教育系统内人士说,市里调整教育资源,教育部门也能理解,不过,梧州高中和梧州一中的搬迁,存在一些问题。  中纪委表述为,因严重违纪,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处分,降为正厅级非领导职务。  陕西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孙清云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  《西安晚报》2005年4月20日报道,三环路建设是关系着西安市发展全局的重大工程,2006年主线能否贯通取决于征地拆迁工作能否按时完成。  当年4月19日,在西安市政府召开的三环路沿线征地拆迁工作会上,时任西安市市长的孙清云要求全市上下齐心协力,依法拆迁、文明拆迁,按期打好征地拆迁的攻坚战,为三环路建设扫清障碍。  据报道,三环路工程自2004年1月6日开工以来,朱宏路北延线主线已贯通,西三环全线开工,工程进展顺利。但工程要按期完工,全线的征地拆迁工作必须于2005年底结束,而当时征地拆迁工作完成量尚不足30%。  当年,由于受征地拆迁工作的影响,已获亚行批准开工的两个标段无法进场施工,正在施工的工程也因受工作面限制进展缓慢。  孙清云在会议上指出,三环路建设关系着西安市发展的大局,工程征地拆迁量大、涉及面广、难度大,在顺利完成任务的同时要依法维护群众利益和社会稳定,区委区政府和有关部门的主要负责同志要亲自抓。  山东省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颜世元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法制晚报》记者(微信公众号: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注意到,去年5月14日左右,颜世元的名字和简历从山东省委统战部官网“领导之窗”一栏撤下。  当月底,山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公告称,枣庄市人大常委会依法罢免了颜世元的省十二届人大代表职务。依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颜世元的代表资格终止。  从上世纪90年代起,颜世元就和此前落马的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就曾是他的直接上级,颜世元的上升轨迹紧跟前者亦步亦趋。王敏落马后,颜世元的仕途也变得黯淡。  据澎湃报道,颜世元曾在王敏的要求下替人办事,和地产商赵晋的案子有所牵涉。  赵晋因其父亲是曾经担任过江苏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的赵少麟(已落马)。倚仗其父亲的背景,涉足房地产生意。20年来,他积累财富上百亿,公司遍布南京、济南、天津、北京、上海各地,留下的却是一幢幢与规划严重不符、配套不足、质量堪忧的建筑。  2014年6月,赵晋和其公司多名高管被纪检人员带走。4个月后,赵少麟被中央纪委宣布接受组织调查。  此后,随着媒体深入调查,发现包括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以及刚刚落马的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等人在内,众多官员都与赵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刘礼祖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科员。  据《江西日报》报道,在担任省林业厅厅长期间,刘礼祖是江西省一号工程“一大四小”工程的主导者之一。  2008年5月8日,刚刚履职江西半年的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出席论坛,发表了以“深化省情认识加快江西发展”为主题的演讲,在谈到保护江西生态环境时,提出了造林绿化“一大四小”工程建设。“一大”是指确保2010年全省森林覆盖率达到63%,“四小”则分别为:县城和市政府所在地的绿化,乡镇政府所在地的绿化,农村自然村的绿化,基础设施、工业园区和矿山裸露地的绿化。  该工程从一开始就充满了争议。实际上,早在2006年,江西的森林覆盖率就已高居全国第二,仅次于福建。但为支持这项工程,江西省前后投入数百亿的巨资。  2014年6月,中纪委发布消息称,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6月25日,苏荣被免去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在2007-2013年间,苏曾任江西省委书记。  而担任省林业厅厅长的刘礼祖正是“一大四小”工程的操盘手。随后,“一大四小”被中央巡视组点名批评。  另外,在2014年2月,江西公布了《江西省委关于中央第八巡视组反馈意见整改情况的通报》,其中 “脱离实际”、“好大喜功”、“弄虚作假”、“租田种树”、“成活率低”等措辞严厉。通报还披露了招投标问题,资金挪用、套取、违规转包等经济问题。  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许爱民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据廉政瞭望报道,许爱民的政声较差,景德镇民间甚至有许多讽刺他的打油诗。尤其近两年来,有关他的各种负面信息在网上经常出现。  2013年,中央巡视组结束在江西的巡视后,关于许爱民即将落马的传闻便出现。但在同年11月,十八大后江西被打下的第一只老虎却是时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安众,许爱民依旧稳坐主席台。当时便有人说,陈安众“插了许爱民的队”。  接下来的一年多,江西多名高官接受调查,尤其是曾担任过省委书记的苏荣落马,令当地官场为之一震。看着依旧“安然无事”的许爱民,江西官场甚至有一个段子:“苏荣在位时,许爱民只敢屁颠屁颠跟在后面。现在真是人走茶凉,竟沦落到去插许爱民的队。”  去年2月,中央纪委给予许爱民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除了上述6名“地方大员”,今天被通报的官员还包括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中国农业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张云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处分,由中国农业银行按部门副职以下(不含部门副职)安排工作;东风汽车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朱福寿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由东风汽车公司按部门副职以下(不含部门副职)非领导职务安排工作;国家税务总局原党组成员、总经济师范坚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党员的纪律处分分为五种: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并没有出现“断崖式降级”字样。  《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职务分为领导职务与非领导职务,领导职务层次由高到低依次为:国家级正职、国家级副职、省部级正职、省部级副职、厅局级正职、厅局级副职、县处级正职、县处级副职、乡科级正职、乡科级副职。非领导职务在厅局级以下设置。  综合管理类的非领导职务由高到低依次分为:巡视员、副巡视员、调研员、副调研员、主任科员、副主任科员、科员、办事员。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严重违纪的被审查人,按照规定给予党纪重处分,比如说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同时在职务上进行重大职务调整。  中纪委表示,通常情况下,一名干部一步一脚印,成长为省部级领导干部要很长的时间,而反过来从省部级降为处级科级,就像“一瞬间”从山巅一下子跌落到谷底。“断崖式”降级这个出自媒体的形象说法,便是这么来的。  为什么被降了那么多级?中纪委表示,“严重违纪”是根本原因。  《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今日通报的10名中管干部中,均有“严重违纪”的表述。  文/记者温如军(微信公众号:观海内参guanhaineican)责任编辑:

参考消息网2月9日报道 外媒称,中国2月7日约见了韩国驻华大使,以抗议首尔决定开始与华盛顿就向韩国部署一种先进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一事展开商讨。  据韩联社2月8日电,中国外交部在一份简短声明中说,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紧急约见了韩国驻华大使金章洙,就韩方的上述决定提出交涉。  报道称,在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以及本次火箭发射之前,中国公开反对向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称它同样可以把中国作为目标。  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在另一份声明中说,中国还约见了朝鲜驻华大使池在龙,就朝鲜利用弹道导弹技术发射卫星提出交涉。  另据塔斯社2月7日电,中国外交部2月7日对韩美决定就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启动谈判一事深表关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方对此深表关切。中方在反导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一国在谋求自身安全时,不能损害别国安全利益。有关国家如采取推进地区反导部署的举动,将刺激半岛局势进一步紧张升级,不利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也不利于各方妥善应对当前局势。我们敦促有关国家慎重处理这一问题。”  据英国《独立报》网站2月7日报道,朝鲜发射远程火箭加剧了东北亚紧张局势,促使韩国和美国将就部署一种具有争议、中国和俄罗斯均竭力反对的高空导弹防御系统举行会谈。  报道称,如果“萨德”系统得以部署,东北亚将进入星球大战新时代。美国坚持认为需要部署这些将耗资巨大、能够击落头顶上方100多英里处飞行的敌方导弹的导弹发射装置,但韩国人一直态度冷淡。北京一再对“萨德”系统以及这种系统可能被用来针对中国表示忧虑。  另据韩联社首尔2月8日电,在韩国宣布韩美决定正式着手讨论美军在韩部署“萨德”系统事宜后,韩国与最重要的邻邦之一中国的关系将如何发展受到高度关注。  报道称,韩国亚洲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所长金兴圭表示,中国认为美军在韩部署“萨德”系统不是单纯地构筑导弹拦截系统,而是韩美日三国构建地区同盟的一种行动,因此今后中韩两国关系将遭遇不小的阵痛。  他说,如果将韩美同盟发展为地区同盟的话,有可能阻断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  报道称,韩国世宗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洪铉翼说,“萨德”系统的效果很有限,而其副作用则很大。从韩国未来国家战略来看,包括朝核问题、半岛和平体系、应对朝鲜局势突变、实现韩朝和平统一等方面,韩国需要向中国伸手的情况会很多。而美韩商讨在韩部署“萨德”系统事宜意味着今后不能再“依赖”中国诱导朝鲜作出改变。  他还说,韩国主动成为韩美日三方合作格局的一员,使得以韩半岛为中心形成东北亚冷战格局的话,最受损失的是韩国自己。责任编辑:

分类:爱情

时间:2016-06-11 06: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