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台湾游览车被砸1名女游客身亡  台湾中部横贯公路台8线169.9公里处,1日13时40分许发生游览车遭落石击中事故,目前已知1名女游客当场死亡,另有3人受伤送医。  另据央视报道,受台风外围环流影响,台湾花莲地区出现间歇性豪大雨。1日中午13时40分许,台8线中横169.9公里处祥碌隧道东端发生落石,1辆游览车遭落石击中,目前有3人受伤,1名女游客当场死亡,身份待确认。  中横公路,全名东西横贯公路或中部横贯公路,是台湾第一条串联东部与西部的公路系统。 据央视责任编辑:

【上海迪士尼回应“首日售票遭遇间歇性故障”】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对于首日售票中出现的“间歇性故障”等问题进行回应。度假区表示,于28日0点启动的乐园 门票发售和酒店预订反响热烈,半小时内度假区官方网站点击量超过500万次,票务系统一度出现间歇性故障。目前,所有票务渠道均运作正常。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媒揭秘:俞蒋结亲家 蒋经国为女儿不得不低头  中新网2月15日电台湾《联合晚报》14日刊文《俞蒋结亲家,蒋经国为她不得不低头…》。文章披露,当年,蒋经国与俞大维为儿女婚事失和。蒋经国权倾一时,为女儿婚姻仍要低头。  文章称,蒋经国大权在握,蒋介石的医生熊丸形容蒋经国城府深,蒋经国身为人父的一面,与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从蒋经国的电报、国民党要员的日记与回忆,可以看到他对掌上明珠蒋孝章的疼爱。蒋孝章执意嫁给时任台湾防务部门负责人俞大维之子俞扬和,曾让蒋俞两家失和,最后是宋美龄找了陈诚当调人,化解这场风波。    文章称,蒋俞结亲家是1960年代的往事,几十年后,前联勤总司令温哈熊在口述历史,把传闻诉说出来,又惹来俞扬和、蒋孝章提告诽谤,这桩婚姻惹出不少是非。  俞大维母亲曾广珊是清湘军名将曾国藩孙女,妻子陈新午是国学大师陈寅恪妹妹,陈氏兄妹祖父是曾国藩爱将湖南巡抚陈宝箴。俞大维妹妹俞大絪嫁给曾昭抡,曾俞夫妻留在大陆,曾是中科院院士。俞另一个妹妹俞大彩嫁台大校长傅斯年。    俞大维受蒋介石倚重,蒋经国是蒋介石嫡子,俞大维任台防务部门负责人。蒋孝章与俞扬和结婚,蒋俞两家失和。陈诚日记1960年8月24日记载,俞说不能见蒋,他无求于人,蒋太自大,以为任何人非求蒋不可,他如果先去见蒋,一般人必然看不起他与俞扬和人格。    陈诚因蒋经国找上宋美龄,希望陈安排与俞见面。8月27日,陈再约俞,邀约与蒋见面,陈诚夫妻两人一起劝说俞大维,俞答应与蒋便餐。蒋俞餐会在8月29日中午,俞先到,蒋晚到,俞蒋碰面时,免不了尴尬,陈向两人贺喜,俞对蒋说,他很高兴,与蒋成了亲家。蒋经国笑而不答,随后开饭,陈举杯祝贺,又是俞先开口说话。陈形容,俞与蒋都似乎很难为情的样子。  11月17日,俞大维夫妇为俞扬和婚事,宴请亲友,蒋经国酒过三巡,再三央求陈诚、俞大维,不要让俞扬和入美国籍,陈诚形容,蒋经国的言词不胜感慨,让他非常同情。11月24日,蒋经国夫妇回请俞大维夫妇。蒋经国还是疼爱女儿,只能尊重女儿的选择。  文章称,数十年后,蒋方良病逝,蒋孝章没有回台,俞扬和代表回来奔丧。蒋孝章嫁给俞扬和后,长居美国,日子归于平淡,若无人提起,一般美国人也不知蒋孝章是蒋经国的女儿,蒋介石的孙女,远离台湾是非之地的俞蒋姻缘,若非十多年前温哈熊因言贾祸的官司,可能早被遗忘了。(高凌云)责任编辑:

原标题:暗访北京黑救护车医院揽客 不关注病情只谈价格  法制晚报讯(文并摄:本报暗访组)业务员装成患者家属,混迹于ICU门外,只要有业务上门,不问患者病情,先谈价格……在北京儿童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外,有人散发“长途转运救护车”的小广告。这些人扎根在ICU门口,招揽生意。  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暗访时,发现这些救护车转运患者到外地,每公里收费20元,有的未悬挂牌照,有的悬挂河北牌照。他们自称随车配备持医师资格证的医生,但拒绝出示证件,同时还声称,这些救护车隶属于“宅急送”公司。  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调查发现,宅急送否认有此项业务。999急救转运组工作人员表示,在各医院急救室“趴活”“揽客”的这种救护车基本属于个人的,就是人们常说的黑救护车。  1月25日,北京市人大全体会议提出,今年将继续审议“院前急救服务条例”,拟规定由市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取缔黑救护车,没收违法所得及其药品、器械,并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家住河北张家口的卢先生有个小外甥,因为吞咽了异物,在医院做了一个手术。术后,临近春节,他们着急回家。  考虑到张家口距离北京有200多公里,孩子气管刚做完手术,看到散发的小广告,他们决定找辆救护车回张家口。“发广告的人说他和医院是一起的,我们也没多想。”最后,与救护车司机谈妥的价格是5000元,每公里折合20多元。  回张家口的路上,走上京新高速没多远,还在北京市界内,救护车就出了问题,坏在半路上。在高速 上等了近两个小时后,又来了一辆救护车,将卢先生一行送回了张家口。“车上的人自己说是医生,我们看不像。车上的氧气我们说用一下,他也不会弄。”后来再 到北京复查,卢先生听医生说,他们根本没有这业务,这些车都是个人的,是黑(救护)车。      医院6层是重症监护病房ICU所在地,里面多是重症肺炎、外科手术儿童。1月中旬,记者多次来到ICU,看到门缝处插着十多张卡片式小广告,内容都是介绍长途救护车的。  根据这些小广告上的标注,记者注意到,救护车的归属单位分三家,分别为北京救护车转送中心、北 京市长途护送服务站、120急救转运站,但它们的地址都模糊不清。比如,北京救护车转送中心的地址为“北京市各大医院周边”,北京长途护送服务站的地址为 “北京市东三环”,120急救转运站干脆没写地址。  卡片背面的介绍显示,三家单位提供的服务大同小异:专门从事危重及不能自理病人转送,长途外送至全国各地。车上配备随车医护人员、呼吸机、心电监护仪、氧气瓶、担架床等设备。  医院的保洁人员到来,将插在门上的小广告全部收走。其前脚刚走,散发小广告的业务员又返回了6层。  “谁把卡片拿走了?”见到小广告全都不见踪影,该业务员忙向周围人员询问。得知是保洁人员时,业务员默不作声,从兜里又拿出了一摞卡片,逐个插到门上。  “你们不是和医院是一起的吗?一家的还清理你们啊?”在周围人略带嘲讽的话语中,业务员悻悻地离开了。    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跟随该业务员来到了急诊楼一层,遇见医院的保安后,该业务员立即转身离开。  “我想咨询一下,6楼的救护车广告是医院发的吗?”记者问。保安直言不讳地说,这些小广告与医院没有任何关系,这些救护车都是个人的,不是正规救护车。“他们价格挺黑的,你要是需要救护车,打999或者120吧。”  保安坦言,这些业务员常装成患者家属,混在人群中,不好看管。有时即使看见他们散发广告,也只能提醒了事,并不能解决问题。  转了一圈后,那名在6楼ICU发小广告的业务员又回到一层。记者问了他一个同样的问题:“我想咨询一下,6楼的救护车广告是医院发的吗?”  与医院保安的说法不同,该业务员认为自己的救护车没有问题。“我们在这医院都干了七八年了,车上的医生都有医师证。”问及救护车属于哪个单位时,该业务员拨通了一个电话,一名男子称,救护车“属于宅急送(公司)”。  当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提出想看看救护车时,该男子表示同意。    1月18日下午,记者按照约定来到儿童医院西门对面的胡同内,只见里面停放着一辆没有悬挂牌照的救护车。车头的标识显示,这是一辆奔驰面包车。车身两侧,各涂有一个红十字标志,没有其他内容。  透过玻璃窗,记者看见车内放置了一个担架床、两个氧气瓶、两台类似心电图的仪器。  法晚:车上都有什么设备?  救护车男子(以下简称“救护男”):床、心电图、氧气啥的,都有。  法晚:这车不会坏半路吧?  救护男:怎么可能,我这常年拉病人。  法晚:车上有大夫吗?  救护男:有啊,都是有证的。  法晚:什么证?  救护男:医师证。  法晚:我能看看吗?  救护男:现在没在。你亲属哪天出院啊?  法晚:就这两天吧,费用怎么算?  救护男:4500差不多。要是确定用,还能便宜一点儿,但想用的话先交我2000元定金。  法晚:车上设备都免费用吧?  救护男:哪能免费啊,用设备的话额外价钱  法晚:加多少?  救护男:加个1000多块钱吧。  法晚:转运当天,就是这辆奔驰吗?  救护男:那不一定,我们车多着呢,随机安排。  法晚:交完定金后,你车要是不来了呢?  救护男:怎么可能呢?我都干了好几年了,还能跑啊?  法晚:车上医生是哪个医院的?  救护男:都是正规医院的。你们一共几个大人?  法晚:三个大人  救护男:哦,人多了坐不下。  此外,根据他的提示,记者在西城区另外一家医院门口也见到了一辆这样的救护车。这辆挂有河北某地牌照的救护车,车内设备与记者见到的第一辆车大致相同。      小广告上的救护车,属于“打电话就来,给钱就走”。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正规救护车接收长途转运患者,则显得格外认真。  记者随后以同样的病情名目,先后咨询了120及999急救中心。999长途转运组工作人员在详细询问了患者病情后,劝阻记者转运病人。  “首先病人是6岁半孩子,救护车上虽然有氧气和设备,但都是给大人用的,没有孩子的专用设备,不能确定这么大的孩子是否能使用,10岁以上应该没问题。”医生同时强调,救护车上,针对孩子的药也没有,只能运,不能抢救,所以建议记者再想想。  此外,长途转运组工作人员提醒,在各医院急救室“趴活”“揽客”的这种救护车基本属于个人的,就是人们常说的黑救护车。  工作人员还表示,医疗机构允许出院,但患者不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这时才会选择救护车转运。长途转运病人具有一定风险,一旦车辆本身、急救设备出现意外,中途又没有临近医疗机构可以急救的话,患者面临的风险非常高,建议谨慎选择。  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随后联系了北京宅急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经过确认,宅急送表示没有这样的救护车辆,也无法提供转运病人服务。  负责非法载客汽车(黑车)查处工作的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车辆如果进行载客服务,行驶证必须是营运性质。除此之外,无论是什么情形,都将被认定为黑车运营。  就黑救护车问题,执法人员分析,如果车辆行驶本是营运性质,交通执法人员无法查处。即便是非营运性质,如果车上确实有危重病人,在实际执法中也有诸多困难。  不过,执法人员建议,如果发现不具备营运资质条件的车辆有非法载客行为,可以向交通部门举报。  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获悉,1月25日,北京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会上提出今年市人大常委会拟安排审议10项法规草案,其中一项为“继续审议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  2015年7月24日上午,市人大常委会第20次会议对《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草 案)》进行了一审。针对社会上黑救护车拉活引发的安全隐患,草案规定,未取得院前医疗急救机构执业登记,擅自从事院前医疗急救服务的,由市卫生计生行政部 门予以取缔,没收违法所得及其药品、器械,并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擅自配置、使用救护车或者使用假救护车提供院前医疗急救服务的,除受到上述处理外,非法安装警报器、标志灯具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法强制拆除、收缴,并处罚款。  文并摄/本报暗访组责任编辑:

原标题:当地媒体:布鲁塞尔爆炸已致13人丧生  比利时当地媒体报道,布鲁塞尔的数起爆炸确认13人丧生,35人伤势不轻。另外,比利时紧急情况中心确认,当天在布鲁塞尔机场发生两起爆炸。责任编辑:

分类:爱情

时间:2016-05-01 10:2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