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人或许并不知晓或者关心 Nyaa。  在这个用户已经渐渐习惯于 Spotify、Netflix 及 Steam 的时代,一家种子网站的关停对他们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样的新闻甚至可能都无法被他们看到,毕竟,在这个 RSS 已经死去的人人都热衷于所谓内容精准推荐的年代,每个人能看到什么新闻也不再是由自己做主的了。  但是,回溯到十年前,回溯到二十年前,在那个数字化内容还远远谈不上丰富完全的年代,种子、种子网站及种子下载分享软件支撑了一批又一批的互联网世界最早的探险者的探索精神,那些互联网最早的原住民们用他们的自由精神和梦想打造了一个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开放乐园。  然后,一切渐渐地都不复存在。理想主义终究让位于现实,互联网的精神乐土最终也渐渐被大公司和它们的商业价值观一点点侵占。  在这个过程中,人们享受到更多,同样也失去了很多。  纯真年代  2011 年,扎克伯格、说唱歌手史努比狗狗在帕克举办的一次音乐活动上合影 Kevin Mazur | Getty Images 来源:CNBC  西恩·帕克(Sean Parker),对今天的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对一些人而言,这是那个在大卫·芬奇(David Fincher)电影《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里贾老板(Justin Timberlake)扮演的角色,对部分人来说,这是一个身价数十亿美元的成功投资人和企业家。  但如果时光倒流回二十多年前的九零年代,在那时,这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在帕克还只有十五岁的时候,他在网上遇到了十四岁的肖恩·范宁(Shawn Fanning ),在那时他们在一起讨论最多的就是理论物理和骇客技术,随后,他们一起在 1999 年 6 月创办了 Napster,这个音乐文件分享网站最初的 5 万美元是由帕克筹集的,而 P2P 文件分享理念则是范宁构思出来的,仅仅在一年之内,Napster 就获得了数千万的用户。  Napster 的工作原理  P2P 文件分享通过中央服务器把用户的文件都索引起来,当有用户搜索文件时,就把已经索引好的文件提供给用户下载,整个过程都是在两台私人电脑之间完成的,Napster 最大的特点就是它只允许进行音乐文件的分享和下载。索引、搜索及下载分享都是通过 Napster 软件和服务器完成的。有了 Napster 和 P2P,用户就能免费在网络上下载分享专辑和歌曲,这自然而然地侵犯了各大唱片公司的权益,于是麻烦也随之而来。  1999 年底,RIAA(美国唱片工业协会,Recor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America)对 Napster 提起了诉讼,它要求网站为每首盗版歌曲支付 10 万美元的补偿,而当时的 Napster 服务器上有超过 20 万歌曲,也就是说,Napster 需要赔付 20 亿美元。  美国唱片产业进入新世纪后遭遇到严重的萎缩 来源:CNN  事实上, 1999 年是传统音乐产业最后的辉煌,IFPI 的数据显示,从 1983 年实现连续十七年的增长之后,全球 CD 销量在 2000 年达到史无前例的24. 5 亿张,此后便持续下滑。在 1999 年,美国音乐产业的规模达到 146 亿美元,自此之后便一蹶不振。  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 21 世纪初,已然嗅到些危机将近的传统音乐产业还没法理解和认识到网络的价值,在他们看来,充斥着分享、下载和免费的互联网就是对传统产业的最大威胁。于是,他们迫不及待地要将起势的 P2P 服务谋杀在摇篮之中。法律诉讼成了他们最有把握也是最具威力的武器。  在官司进行的过程中,Napster 也不断做大,同时还在和 RIAA 在法庭上讨价还价,但在在第九巡回法庭的上诉被驳回后,到了 2001 年 3 月,Napster 最终被下发了禁止令关停 P2P 服务。尽管之后上诉法院允许它继续运营。Napster 宣称自己已经开发出技术来阻止99.4%的侵权文件分享,而法院认为这还不够,要求前者把比例降到零。  坚持放宽版权束缚的哈佛大学法学教授劳伦斯·赖斯格(Lawrence Lessig)曾经对此颇有不满,他认为如果连99.4%的比重都不满的话,那已经不是针对侵权的战争,而是针对文件分享了。  到了 2001 年 9 月,Napster 和 RIAA 的诉讼终于实现和解,它不仅要为过去的侵权行为向音乐人和版权持有人赔付 2600 万美元,同时还要为将来的授权许可支付 1000 万美元。这个用户最多时高达 7000 万的网站却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于是,它不得不转型付费订阅服务,但是,用户却并不买账,Napster 的流量和用户量雪崩式下滑。  破产清算的 Napster 本来在 2002 年有机会能够以 940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德国音乐公司 Bertelsmann AG,最终也因为这家公司时任 CEO 曾经在德国公司担任高管可能涉及不当交易而被破产法庭取消。一直到 2008 年,Napster 才以1. 21 亿美元的价格被百思买收购并在随后和 Rhapsody 合并。  Napster 星火熄灭,但是,燎原的草灰已经升腾。  就在这个音乐分享网站正如火如荼的 2000 年,杰德·麦克卡勒布(Jed McCaleb)在网上放出了 eDonkey2000。相比 Napster,它增加了群集(swarming)功能,也就是说,用户使用客户端通过多个端来上传下载文件的各个部分,而不止是局限于某个用户。  同时,eDonkey2000 还将各个服务器连接在一起,组成一个搜索网络。还有一个重要的改进,eDonkey2000 的搜索和下载引进了 HASH 值,而不止是简单根据文件名来判断。  到了 2005 年,eDonkey2000 也不出意外地收到了 RIAA 的停终令并最终关停了服务,一年之后,它和 RIAA 达成了 3000 万美元的和解协议,而网站页面也被替换成 RIAA 的告示。但是,它的机制和理念却被 eMule 继承下去。  Napster 和 eDonkey2000 这样基于中央服务器(tracker)的 P2P 文件分享服务极容易受到影响被彻底关停,于是,其后的第二代 P2P 服务如 Kazaa 及 Gnutella 不约而同地开始采取去中心化的分布式架构,而到了第三代就是所谓的“暗网”(Darknet),在去中心的基础上又加强了对用户匿名性的保护。  就在 Napster 和 eDonkey2000 推出后不久并流行的 2001 年,当时还在布法罗大学念书的布拉姆·科恩(Bram Cohen)设计了 BitTorrent,这是最常见也是最重要的 P2P分享协议之一。基于 BitTorrent 协议,一个用户只要上传一个文件就会产生一个 torrent,而这个文件在 BitTorrent 的节点上就是一个种子(seed)。  每个文件被分为各个碎片(pieces),每个用户下载到碎片后,这些碎片就会持续成为其他人下载的源。BitTorrent 在下载大文件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暴雪战网推送游戏更新即是采用这种形式进行的。  只要上传者持续做种保证这个文件在服务器上被上传,那就意味着它可以被分发到无数想要下载它的人,每个通过 BitTorrent 下载的人也同样在上传做种。也就是说,同一个种子文件,同时下载的人越多,它的速度就会越快。  在 BBS 和邮件组还蔚然成风的时代里,在硅谷和华尔街编织的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代,互联网成了最后一块未被现实主义污染的理想国。人人都沉醉于自由、开放和分享的互联网原教旨精神氛围之中,对规训的反抗和蔑视让那个时代的互联网用户们成了新时代的嬉皮士。  他们杯葛微软、华纳、EMI 这样的大公司,对 RIAA、MPAA 等机构不屑一顾,他们试图要在赛博空间里开拓出一片对抗外在世界的乌托邦。  于是,在互联网上利用侵权的方式违法成了他们自认为最有效最具效力的手段。  幻灭  2003 年的美国,Napster 已经关停,BitTorrent 渐渐大行其道,而在遥远的瑞典,宣扬自由分享的组织“海盗局”(Piratbyrån)成立,而后,他们成立了种子下载网站海盗湾(The Pirate Bay)。  海盗湾最开始是在墨西哥上线的,然后很快就回到了瑞典,整个网站是在其中一位创始人的奔腾三笔记本上架设的,其内存只有256 MB。当时并没有多少 P2P 网站存货,于是,海盗湾很快就脱颖而出,到了 2004 年年底,它的用户就达到了 100 万左右,种子数也超过了 60 万,一年之后,它的用户翻倍增加到了 250 万。事实上,超过80%的海盗湾用户来自瑞典以外的地区,到了 2005 年年中,它乘势推出了多语言版本网站。  P2P 在诞生后迅速流行,成为互联网流量最大来源之一 来源:torrentfreak  到了 2004 年,最极端的数据显示,BitTorrent 已经占据了35%的互联网流量,Cachelogic 的调查则告诉我们,在 2004 年,62%的互联网流量都与 P2P 有关,而其中又有53%是 BitTorrent 带来的流量。  与此相映成趣的是实体音乐产业的继续下滑,数字盗版愈发猖獗,这引起了传统内容生产和版权拥有者的极大不满。于是,最为最知名的种子分发网站,海盗湾也不出意外地被盯上,成为他们的眼中钉。  2005 年,美国高等法院裁定 P2P 网站需要为侵犯版权行为负责,各大唱片公司和电影制片厂因此可以对 P2P 网站提起侵权诉讼。最高法院还规定任何 P2P 服务只要触及以下三个行为即可视为鼓励侵权:  实施侵权;  引导鼓励用户侵权,包括以广告向用户推荐产品来侵权或有意吸引用户使用产品服务达到侵权目的;  计划侵权。  事实上,面对互联网和科技的迅速发展,现实往往并无法迅速跟上时代的变化来与时俱进,最高法院的裁决出现了前后标准不一的情况。  在 1984 年索尼 Betamax 和环球影业的诉讼中,最高法院做出了与二十年后截然相反的判决,他们认定索尼的录像机“适用于商业上明显非侵权使用”,宣布即使技术产品服务可能被用户用来侵权,公司也毋须为此负责。  当时,最高法院不仅认定用户在家中私人并非商业性地使用“时移”(time-shifting)功能不构成侵权行为,同时还支持“时移”属于合理使用(fair use),用户的非商业使用“未对版权产品的潜在市场造成明显不利影响”。最高法院的态度保证了家庭录像带市场的健康和蓬勃发展,并为之后的 DVD 和蓝光技术的兴起奠定了基础。  P2P 诞生之后就处在这样不利的环境里,海盗湾命运多舛于是也并不让人意外。  2009 年,海盗湾的三位创始人在参加完诉讼后离开法院 Photo: Reuters/Bob Strong 来源: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2006 年 5 月, 65 名警察突袭海盗湾位于斯德哥尔摩的数据中心,试图关停网站,但是,三天之后,海盗湾就找到新的域名托管并重新上线。三年之后,网站的四位创始人最终以协助侵犯版权罪名被判刑,被处以一年徒刑及 362 万美元的罚款。海盗湾被迫转变成为一家种子索引网站。  到了 2010 年,经过上诉,他们的入狱时间被缩短但是罚金却膨胀到 650 万美元。在这一年,远在德国汉堡发生了一起诉讼,MPAA 起诉宽带提供商 CB3ROB 为海盗湾提供了六部迪士尼盗版电影的连接服务,最终法院判决 CB3ROB 停止为海盗湾继续提供宽带服务。于是,海盗湾再次临时下线,但是,很快它又恢复如初。  一个月后,由于创始人中的一位去世,海盗局最终也以解散告终。  海盗湾已经成了全世界版权机构的公敌,丹麦、意大利、英国以及荷兰的 ISP 都被要求封锁这个网站的入口,于是,海盗湾及其用户只好利用代理,到了 2012 年,海盗湾开始用磁力链接替换大文件的种子,以此来节省资源并让第三方站点更方便地运行代理服务。在 2013 年,海盗湾称有8%的用户是通过代理打开网站的。  Alex 的数据显示,自 2003 年之后的十一年时间里,海盗湾一直是世界上访问量最大的种子网站,直到 2014 年 11 月,它才被 Kickass 超过。  后者在 2008 年才成立,仅仅三年之后,它就成了美国司法部的目标,在一系列域名被封之后,它迁移到了菲律宾并注册了.ph 域名。随后,它又增加了包括 kickass.to, kickass.so、kat.cr 等备用域名,它们甚至计划每隔六个月就更换一次域名以防止被封停的危险。  到了 2013 年,英国高等法院下令 ISP 停止对 Kickass 的域名解析,一个星期之后,在RIAA 和 MPAA 的要求下,Google 也停止了对 Kickass 的抓取。  此后,这家种子网站先后遭到比利时、爱尔兰、马来西亚,葡萄牙等国的封锁,Twitter 曾经一度屏蔽过它的链接,Steam 也将此设为聊天信息中的屏蔽关键词,Chrome 及 Firefox 也曾经将其标记为危险网站,它还上过 Whois 的封禁名单导致网站一度下线。  被司法部关停后,Kickass 首页上的公告  直到 2016 年,这个多灾多难的网站终于在是年七月被美国司法部关停,在苹果提供的信息帮助下,调查人员交叉比对了 iTunes 账户交易及登录 Kickass 在 Facebook 的 IP 地址,最终确认并在波兰逮捕了网站负责人阿尔特木·沃林(Artem Vaulin),他被指控侵犯版权及洗钱罪名。随后,网站的代理域名纷纷主动关停。调查显示,自 2015 年 8 月 28 日到 2016 年 3 月 10 日之间,沃林的银行账户转进了超过 2800 万欧元的存款。  根据司法部的估计,Kickass 是全美访问量第 69 位的网站,而这个种子网站每年的广告收入大约在 1700 万美元左右。  由于 Kickass 的关停,海盗湾再次成为世界上访问量最大的种子网站。  BitTorrent 已经渐渐成为明日黄花 来源:Sandvine  数据显示,在 2016 年的北美互联网的下载流量中,BitTorrent 的比重已经萎缩到只有1.73,如果以上传及下载的平均流量计算的话,在线视频及流媒体在前 10 项应用中占据了四席,它们在去年全部互联网流量中的比重超过了一半。  思科的报告预测,到 2020 年时,互联网视频及 IP VoD 在全球互联网流量中的比重将接近82%。它表示,在互联网视频增长的推动下,互联网流量将从以 P2P 为典型的相对稳定的流量演变成为更加动态的流量模式。  种子的时代,于此终焉。  破碎的春天  在海盗湾成立的第十年,互联网时代的第一个时期就宣告结束了。  斯沃茨在 2012 年一次反对 SOPA 的活动上 Daniel Sieradski, via Wikimedia Commons 来源:qz  在这一年,RSS 和 Markdown 的参与者、Reddit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亚伦·斯沃茨(Aaron Swartz)因为利用哈佛大学提供给他的 JSTOR 账户下载了大量 MIT 论文而遭学校官方和特勤局逮捕,并在随后被指控犯有 13 项联邦重罪并可能面临最多 50 年监禁及 100 万美元罚款,斯沃茨拒绝认罪和解。最终,在公诉机构的强大压力下,他没有留下任何遗言选择自杀了解。  同样是在这一年,Google 宣布他们将终止世界上最大的 RSS 阅读器 Google Reader 以把注意力集中在更少的产品上,与此同时,在 2011 年推出的被 Google 的寄予厚望的和 Facebook 对抗的社交产品 Google+在事实上已经陷于失败,其用户平均驻留时间仅有 7 分钟不到,而 Facebook 的数据则为将近 7 小时。  还是在这一年,Netflix 正式宣布开始自制内容,并在同年推出了剧集《纸牌屋》(House of Cards),此后三年,Netflix 每年推出的自制内容数目同比增长都超过了100%,自最初试水的 2012 年到 2016 年,Netflix 自制剧集及电影在四年里增长了超过3000%。  所有乍看起来毫不相关的事实最终却汇聚在一起。斯沃茨的死就如同一个谶纬,Google Reader 的关停恰似一个幽灵,Netflix 则是一个预言。  在在线视频流媒体的新互联网势力的冲击下,传统的互联网正在不由自主地走向消亡。代表着互联网草创时期内涵核心的 RSS 和 BBS 都在渐渐消退,P2P 分享及种子这样和它们同时诞生的传统事物在这股浪潮里又如何能够幸免呢?种子网站、BT 下载这样的内容获取方式逐渐被统一的平台渠道分发、流媒体逐渐取代。  报告显示,BitTorrent 在 2010 年全球互联网流量中的比重约在17.9%,而视频流媒体播放则仅仅只有1.4%。在对 PublicBT 上 10000 个最流行的种子分析后发现,63.7%的内容都是侵犯版权并非法分享,电影电视剧和游戏的比重分别为47.9%和6.7%,全部存在侵权行为,色情片是比重最大的单一项目,其比例高达35.8%。  色情片、游戏及视频这些占种子网站最大比重的内容在新时代逐渐有了新的获取和消费形式。  在互联网早期,种子网站还能够帮助人们在获取色情内容上获得不小的方便,但是,随着在线色情网站的崛起和兴盛,人们发现,在线观看远比下载更加便利。  Pornhub 的数据显示,该网站在 2013 年的访客超过了 147 亿,每小时的访客在 168 万以上,用户在网站上共观看了 632 亿段视频。到了 2016 年,Pornhub 全年消耗了3110PB 的带宽,每秒钟就有99GB 的视频播放,将近 919 亿段视频被观看,其访客超过 23 亿。  Pornhub 之外,Neflix、Steam 这些平台的存在则在更大程度上抹杀了盗版影视剧和游戏存在的意义价值,不仅越来越多用户倾向于服务质量、付费订阅制度更合理的大平台。更致命的问题是,版权机构、内容制作公司及执法部门正不断加紧对它们的打击力度。  在 2017 年 5 月,世界上最大的动漫种子网站被关停,网站团队主动删除了所有信息,早在 2011 年,这家网站就因为用户非法下载分享 One Piece 的种子而和 Kickass 等网站一起遭到 Funimation 起诉,到了 2014 年,这家网站甚至遭到过不明 DDoS 的攻击而中断过服务。  Nyaa 之死,根源实际上在欧洲。  荷兰的伍勒斯(Jack Frederik Wullems)开发了一款多媒体播放器 filmspeler,它能够将图像、音频信号投放到屏幕上,联网后,用户就能用播放器从网站播放流媒体内容。与此同时,伍勒斯还为这个播放器安装了包含超链接的插件,点击后会帮助用户重新分配来推流网站内容。这样无论用户获得版权放许可与否都可以免费观看节目。反盗版机构 Stichting Brein 因此状告伍勒斯的“公开传播”违反了荷兰版权法。  由于欧盟及本国都未曾有过类似判例裁决,荷兰地区法院向欧盟法院提起指导请求要求解决。最终,欧盟法院做出裁决,认定 filmspeler 属于“公开传播”侵犯了版权所有者的权利,同时法院还讨论了以短暂重制(temporary reproduction)来保证作品合法使用的标准:  只适用于特定的特殊情形内;  和作品的合理使用不发生冲突;  不侵犯版权所有者的合法权益。  欧洲法院还认定,第三方如果以推流方式侵犯版权也要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而用户通过网站获取其他网站的盗版资源,即使网站没有储存内容也属于侵犯版权行为。在这样雷厉风行的裁定下,像 Nyaa 这样的种子网站最终只能关停。  不难想象,大环境对种子网站来说将只会越来越艰难。在这个消费者已经培养起通过订阅模式来享受流媒体的年代,P2P 分享已经成了白头宫女一般的陈旧腐朽之物。就和 iPod 出来后,Walkman 和 CD 被时代淘汰一样,就像智能手机出来之后,游戏掌机渐渐被人冷落一样,P2P 分享和种子下载已经渐渐成了越来越小众的行为,甚至是一种带着某种仪式感的共同体验的活动。  自互联网诞生至今,自 P2P 分享及种子下载兴起到今天的流媒体崛起,我们仔细观察其中历史的棱角,就会发现互联网经历了一个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又回到中心化的循环,人们已经习惯并享受于 Google、Facebook、苹果这些的大公司及 Netflix、YouTube、Spotify、Steam 如此大平台。  在曾经的那个互联网年代,人们想得最多的是如何让每个人在互联网上更加自由更加便利,而现在,人们只在意如何让现实和互联网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小,穷极一切地试图把互联网和现实之间黏合成没有任何差别的平面国。  人们甚至不再在意自己拥有什么,而只在乎自己使用过,每个人都设法或不知不觉地让自己成为了互联网世界里的神经浪游者,每个人的真名实姓都消弭在消费主义的愉悦狂潮里,只剩下未来前途未知的百亿之昼与千亿之夜在未来等待着今日狂欢的我们——这不止是互联网时代的缩影,也是我们时代和人类的写真。  国内的 P2P 分享网站比外国的同行们更早地感受到了威胁和压力,早在六年前,中国最大的资源分享网站 VeryCD 就开始清除 eD2K 链接开始转型,这个网站的最后一次更新是在 2013 年 1 月 3 日,在这一年的年终盘点里,最受欢迎的华语电影叫《青春期3》。  在经历了最美好的互联网黄金时代之后,P2P 分享和种子下载终究成了过眼云烟,成为过往历史的残破遗迹。而互联网的青春期终于也结束了。(本文首发钛媒体,记者/胡勇)本文链接:

才看了会儿美女直播唱歌,禁不住主播的撒娇卖萌,小林充值百余元后为她慷慨送上了一辆拉风的虚拟跑车。粉丝们的一件件爱心礼物,最终会变成真金白银掉进主播兜里。去年,各大直播平台站到了风口上,网红主播们也迎来身价三级跳,年收入动辄几十万元、上百万元。而很多高收入的主播“新贵”,竟然连个税都没交。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昨日披露,某直播平台2016年支付给直播人员的收入高达3.9亿元,但未按规定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今年最终补缴了税款6000多万元。  朝阳区地税局今年运用大数据辅助税收征管,重点针对新兴行业业态堵塞税收漏洞。“新兴业态绝非法外之地,我们想在信息分析中寻求突破,精准捕捉新的税收增长点。”朝阳区地税局数据管理科相关负责人说。详细分析了几家大型直播平台的业务规模和缴纳税款后,地税人员发现,这些企业的业务规模与纳税比重差别很大,于是将核查重点放在了一家有数百位明星入驻、活跃用户达百万的直播平台。  “说实话,对于这些直播平台的商业运营模式,我们起初也不懂。”工作人员透露,在进入企业调研核实之前,调查组成员专门下载了该公司应用程序,多用多看,紧急恶补相关知识,尽快熟悉这家企业的运营特点。经过几轮调查,朝阳地税工作人员发现该公司主播获得各种礼物的打赏后,再兑换成虚拟货币,通过支付宝提现,在兑换过程中,该公司按一定比例提成。但这家企业自成立以来确认的所有收入,均未包括支付给网络主播的个人分成收入,也未给主播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  “我们平台主播的收入都是通过支付宝提现的,钱都被主播们直接提走了,所以我们就感觉没必要再替他们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了。”该直播平台相关负责人解释。就此,地税部门强调,直播平台制定了相关财务规则,主播也是依靠该平台取得收入,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的义务应由平台承担,而不可能由支付宝等第三方负责。  目前,国内市场上共有200多家直播公司,各方资本纷纷涌入,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地税部门发现,直播平台已经进入爆发式增长期,但这个新兴行业在税收遵从度方面还有待提高。  “对于一名网红在多个平台直播,多处取得收入的问题,税务部门将加大跨省协查的力度。”朝阳地税局数据管理科相关负责人表示,网红名人的收入不仅包括打赏收入,还有广告收入、线下商演收入等,今后将多方监控收入来源,确定网红名人个人所得税扣缴基数。另外,税务部门今后还会加强对网红名人所在经纪公司的监督与检查。本文链接:

就在中秋和国庆假期这个档口,一款名为『17』的移动社交产品火了,主打图片+直播,台湾团队,创始人之一是黄立成。  关注互联网的朋友应该已经看到很多媒体关于这款社交产品的报道。不过媒体毕竟只是媒体,从业者的水平参差不齐,看过一堆文字之后我实在憋不住,觉得应该写点什么,纯当科(tu)普(cao)吧……  一、移动端的社交产品在内容这个维度上基本上沿袭了这样一条路子:文字-图片-视频;而具体到产品层面上,文字的典型的代表就应该是Twitter,而图片的代表就是Instagram,那么到视频呢?Vine?Klip?我们有多久没有在科技媒体上看到过这两家公司了?  二、视频相对于文字和图片,又细分出了点播和直播,所以自然而然的又有了『移动+社交+直播』这个『新』方向,然后两款App成为了移动直播社交的代名词:Meerkat和Periscope。  三、"copy toChina"非常极致的体现在了我上面所说的几个类目(移动文字社交、移动图片社交、移动视频社交)之中;但多年的copy『经验』告诉我们,完全意义上的照搬在国内是行不通的。  所以我们看到了那一众模仿Twitter的都挂了,最后只剩下了媒体属性的新浪微博;  所以我们看到了那一众模仿Instagram的也都挂了,最后只剩下工具起家的美图;  (后来者诸如Nice、In之类则在图片标签这个维度或者说图片信息的『密度』这个维度做了更深入的尝试……)  所以我们看到了那一众模仿Vine/Klip的也都挂了,最后只剩下了依托于新浪的秒拍和具有『浓重中国特色』的GIF快手;  那么自然而然的,Meerkat和Periscope在美国火了之后国内也出现了一众Copycat。  四、据庄明浩的不完全统计,过去的大半年中,国内做类似Meerkat和Periscope的团队不下10个;在看这些国内的产品之前,先看下Meerkat和Periscope产品中最重要的直播页面截图:  基本上这俩直播页面定义了新一代所谓的移动直播社交APP的设计元素:上方头像显示、左下评论滚动、右侧点赞的心以及按钮的位置。  然后有心的人可以去App Store搜索下这些App(排名不分先后):  海盗TV  趣播  在直播  随播  映客  视迹  蓝鲸直播  逗播  随看live+  易直播  花椒直播  当然还有17,看完之后唯一的感觉就是:  尼玛啊,都长得差不多啊……  五、这一大波模仿者,最有名的可能是花椒,360做的,老周时常在微博上不遗余力的推广,但收效甚微;或许用一句很俗的话来说就是:『360没有做社交产品的基因』…  老周在上面直播『互联网安全大会』是什么鬼?谁要看这个?  然后是『在直播』,这家公司因为17的下架而受益(ASO),在我写稿的这个时点,他们在中国区App Store免费榜已经排名41位了……  六、剩下的这一大波模仿者你可能都没听说过,做的久的都有一年的产品,为点啥?我总说,国内创业社交永远是热点,但社交永远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不同细分类目下的社交产品,最后活下来的往往都不是初期那些模仿的最像的,广告打得最凶的,甚至整个类目全挂掉……  七、其实直播这个维度产品依据可以再划分,而且有些方式中国人尤其擅长,一个是秀场一个是游戏直播,我在之前一篇关于游戏直播的专栏中有提及:  1、直播平台而非秀场的形态给了普通人更多的展现空间;  2、只要你有趣且真诚,那么你就会有“脑残粉”;  3、你被粉丝发现的最大的前提是平台的内容“土壤”足够丰厚;  4、中国网民的细分化的在线娱乐需求远远没有被满足;  5、“打赏”、“排行榜”、“送花(虚拟物品)”等各种相关功能的排列组合会产生无数玩法,即便我们之前已经有了YY\9158\6.cn等诸多“商业上成功”的体系;  6、“宅”文化的表现形态层出不穷,且都极富生命力;  7、“真人秀”并非是专业电视节目的专属;  8、人类在找寻“归属感”这条道路上没有止境……  而17的爆红让我再次坚信了以上的所有观点……  八、旗帜鲜明的表态:17的爆红和脸萌、足记、小偶等一众App的爆红有本质的区别;虽然其他几家也号称是社交产品,但我的观点是:红的是功能就注定悲剧,而红的是社区属性就可能延续;  (其实当年的唱吧也是红的社区属性而非单个某个功能)  九、色情的擦边球我们都看得到,团队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已经有新闻报道黄立成之前就因为这个事情被台湾警察找过;还有一点17目前下架是否真的和色情有关除了苹果和团队之外没有人知道,可媒体似乎已经下了定论。  十、国民老公真的是App推广的大杀器!!!本文链接:

如果说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中有哪家能够将自己的吉祥物玩偶做成一门生意的,腾讯肯定是第一个。因为你肯定见过不止一个版本的以QQ企鹅形象为设计灵感的玩具产品或表情包,并且它还是有价出售的。此前,我曾被腾讯推出的“京剧脸谱”系列书签所吸引,其精美程度不输于任何IP周边,如果你对那只小企鹅有点好感的话,说不定还会顺手买几只回家。从1999年QQ诞生时起,腾讯塑造的企鹅形象便开始在互联网用户的印象中扎根,也因此得名“鹅厂”。除了上述我们说的腾讯自己推出的一些QQ周边外,从明年起,你可能还会在各种真实的玩具店里见到更多以企鹅形象为基础的玩具设计。10月19日,腾讯QQ和全球最大的玩具公司美泰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对美泰进行品牌授权,其双方将共同推出基于QQ family系列IP的玩具,这将帮助QQ的经典形象在线下正式落地。也就说,下次你很有可能看到QQ公仔和美泰旗下的芭比娃娃、托马斯等摆在一起。关于腾讯的做玩具这件事情,其实还有一个小小的段子。据说1999年,腾讯第一次参加深圳“高交会”的时候,马化腾用QQ的形象订做了一批陶瓷存钱罐作为礼品发给参展的客户,来看展的人不多,但领储蓄罐的人倒是排起了长队。那个时候的马化腾开玩笑说道,“如果有一天互联网的生意做不下去了,那就转行去卖存钱罐”。如今,腾讯的业务越做越大,QQ的形象也被做成了越来越多的周边产品,“卖存钱罐”这件事情更是成了现实。其实同大多数公司设计的玩偶一样,QQ公仔最早期也只是员工内部的文化体验产品,但改变来自2008年的那个春节。腾讯副总裁殷宇对钛媒体表示,自2008年春节腾讯推出生肖公仔系列之后,受到了不少用户和粉丝的欢迎,因此公司受到启发,开始在京东上尝试周边产品的售卖。除了公仔产品之外,在接下来的几年中,QQ还将企鹅形象根据不同的节日设计成为不同的周边产品和表情。2014年,QQ首次将企鹅形象从单纯的“男女”拓展到了包括企鹅在内的6个卡通形象,组成QQ family,并为他们每个人设计了不同的性格。新设计的形象针对不同的用户人群,比起原有的两个角色来说,显然更丰富和具有人格化了。腾讯公司社交网络事业群市场部总经理李丹表示,在QQ的表情商店里,QQ family中的baby Q成为95后女性用户使用最多的表情。2015年圣诞,QQ团队又推出了圣诞版本的QQ形象表情包,这套表情包在两周之内获得一千万的下载量以及两千万的发送量。用户的反馈让QQ团队觉得,从以往的尝试上来讲,这只小企鹅已经发挥了足够多的传播企业形象的作用,似乎是时候对这个IP进行商业化的整合试水了。“但作为互联网公司来说,线上我们是擅长的,线下周边这块我们既没有销售团队,也对供应链和品控的把握并不是很擅长,因此还是需要更专业的合作伙伴来做这件事情。”殷宇对钛媒体说道,这也是其选择美泰的主要原因之一。另一方面,以往的腾讯更擅长购买IP,或进行IP的运营和分发,如今的创作IP并进行输出,显然是其此前未曾尝试过的事情,而深耕玩具行业的美泰在线上线下转换方面拥有丰富的运营经验,比如也曾帮助《愤怒的小鸟》这款手游实现线下IP的运营。但说起社交产品的IP化运作,最典型的还要数Line,这款来自日本的即时通讯软件,正是依靠表情包和周边被国内用户熟知的。它不仅将聊天中常用的表情包打造成系列IP,还在线下开设专门的门店来售卖周边。在钛媒体文章《跟Line学习,如何把表情包这个轻IP做成大生意》中曾有报道,Line不仅有表情公仔,还通过IP运营生产手机壳、本本、小钱包等周边产品,除此之外,其还在上海、大连开设了风格不同的咖啡馆、化妆品店。而在全球,光Line friend的主题商店就有44家,产品横跨生活、文具、玩具、配饰、时尚、电子产品、医药还有图书等,拥有超过400个品类7000款商品。这些线下IP运营的营收也成为Line盈利的主要来源之一。根据Line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其为公司贡献约为1/4的收入,其余的则为游戏、广告等。相比于以“卖萌”为主力的Line来说,QQ并没有把盈利的心思放在IP运营上,毕竟在其两千亿美金的估值面前,卖周边的这点收入实在算不了什么。因此,尽管QQ也开始尝试IP的线下运营,但这更多情况下是其对外传播和经营企业文化形象的一种方式,所产生的品牌价值远大于销售价值。因此,殷宇对钛媒体表示,其实和美泰合作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其覆盖的用户为0-12岁儿童,在低龄儿童中更受欢迎。“QQ的用户本身就很年轻,很多小学生会在PC或手机上使用QQ,我们希望创造出更多的场景来,让他在没有接触互联网的时候,就已经对QQ有所认知。”殷宇称,希望IP的线下运营可以帮助促进QQ的用户增长和完善生态。另外,为了给QQ的IP化带来更多的娱乐色彩,更好的吸引年轻用户,腾讯还表示,其将在2017年推出以QQ family为主角的近百部漫画和多季动画,并计划与腾讯影业合作推出QQ family大电影。只能说,为了吸引年轻人,QQ也是蛮拼的。本文链接:

2010年,公益性共享图书网站摆摆书架和社会化图书馆青番茄横空出世,一时引发共享图书的热潮,但共享图书的路似乎并不太好走,摆摆书架运营两年后就杳无踪迹,青番茄在2013年开始尝试转型,最终也以失败告终。而最近几年,共享经济的大火再一次把共享图书拉回公众视野,借书人、书巢等新一辈共享图书平台相继出现,但他们的日子依旧不太好过。2010年,第一代共享图书创业者们开始大展拳脚,但谁也没想到,在爆红之后,等待他们的将是猝不及防的死亡。带着“让爱漂流在爱书人手中”的口号,2010年,摆摆书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此后因为网络红人“和菜头”的宣传而逐渐为人所知。就模式来看,摆摆书架采取会员自愿捐书与相互借书且书籍的快递费由出借方自愿支付的方式运营。也就是说,用户捐出的书越多,获得的积分便越多,能借到的书也就越多,在摆摆书架看来这是个双赢的结果。但是,问题也是出在这一模式上,慢慢地,这种模式开始变质,不断的借书请求更像一种折磨,借书人花费时间和金钱来满足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这已经是一种对身心都非常大的考验,一旦有一个人破坏了规则,停止这件事,书籍越少,流通率也越来越低,最后就会陷于无响应的单方面借书请求。最终,摆摆书架无以为继,在两年后彻底死亡。那么,摆摆书架究竟败在哪里呢?其一,共享易陷恶性循环。在整个运营的过程中,摆摆书架只提供交流的平台,不需要负担用户借阅时产生的费用。与此同时,这种单向传递的共享容易出现断链,一旦断链,双方都会产生不愉快经历,尤其在图书数量不多的情况下,这种断链更是会对整个平台造成打击。对于摆摆书架这种毫无管控手段的平台来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是轻而易举的事。其二,过于依靠用户自律。摆摆书架认为,喜欢看书的人一般属于素质较高人群,这部分人爱书惜书,书籍的损坏率不会像业内判断的那么多。但事实并非如此,根据资料显示,湖南省图书馆每月损坏书籍达百册,每年流失500册以上,读者顺手牵羊偷书的事情时有发生。与此同时,当用户越来越多时,平台就需要更新、更多的书籍,而这一最关键的问题,摆摆书架并没有解决,公益性的摆摆书架仅靠自愿捐书显然不能满足日益增加的借书请求,倒下是必然。青番茄于2010年8月成立,作为全球首家中文网上实体书图书馆,免费是这家图书馆最大的特色。用户在注册支付不同金额的押金后,可以根据不同的“阅读尺码”借书,借阅本数从2本到10本不等。值得一提的是,除押金外,青番茄不收任何费用,借书和还书的快递费均由青番茄承担。如此有诱惑力的服务,令青番茄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版图扩充到全国27个城市并拥有了100万左右的会员。与此同时,为了维持免费借阅的原则,青番茄还通过“每企一馆”项目,为每一个企业提供选书、配书、荐书等一系列外包活动,短时间内,青番茄就已经创办中石化馆、富士通中国馆、太平洋保险馆、中国工商银行馆等近200家企业图书馆。但问题来得突然又棘手,随着会员数量的剧增,书籍周转效率较低的问题凸显,高昂的物流费用让青番茄遭遇了非常大的发展瓶颈。于是,在2013年,青番茄毅然决然选择了转型。青番茄放弃了原先的网上实体图书馆模式,选择了线下实体图书馆模式,启动IN LIBRARY 咖啡图书馆计划,通过与咖啡馆等城市空间合作,为咖啡馆免费提供可定期更换的优质图书,建立城市小型图书馆。但现实往往很残酷,青番茄最终转型失败,APP上的最后一次活动时间停留在2017年1月7日。从成功到遭遇瓶颈再到转型,青番茄在共享图书的路上其实面临了两个主要的痛点。其一,短命的运营模式。一开始的青番茄,实际上更像是在做公益。线上借还书,线下快递收书,不收借还书快递费,只收取可退换的押金。再后来,青番茄开始利用广告盈利,通过在书里夹广告书签来获取一定收益。但这些收入对不断上升的巨额快递费和图书更新成本来说简直九牛一毛。也就是说,压垮它的其实是越来越多的忠诚用户,而青番茄一开始就在模式选择上犯下了致命错误。其二,盈利模始终单一。青番茄在意识到难以担负高额成本后迅速寻找盈利模式,广告是它的第一个尝试,但这点毛毛雨显然不能挽回颓势。转型之后,青番茄选择了与线下门店进行合作,宜家、星巴克等都曾与其合作建立店内咖啡馆。将图书馆搬到线下指定地点,可以说完全回避了快递成本,但随之而来的实体图书馆运营成本等问题又让青番茄无以为继,最终倒下。从前后两段过程来看,青番茄始终没有找到稳定合理的盈利模式,没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这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随着共享经济的热度不断攀升,共享图书正在逐渐回归大众视野,2015年书巢诞生,2016年借书人出现,2017年摩布图书等众多创业型平台出现,作为第二批走进这一领域的弄潮儿们又是如何思考共享图书的呢?作为一个社会化图书馆,2015年创立的书巢更像是一个图书分享社区,没有租金,没有押金,没有快递费,也没有借阅期限的书巢,用户在书巢上可以免费借阅书籍,也可以捐赠自己的书籍。与摆摆书架相比,书巢的确在努力打破空间上的限制,努力让爱书人进行更多交流,鼓励人们以图书为载体,线下见面交换图书。在书巢,不只是单纯传阅书籍,还有类似微信朋友圈之类的社交功能。书巢开创的“互联网+图书社交”模式,让它在一上线就获得了大量用户。但情况似乎不容乐观,书巢目前的官网动态依旧停留在2017年3月,借还书动态也已经全部消失。书巢虽然在努力摆脱摆摆书架的阴影,但它仍然具有十分突出的问题。一方面,图书社交是个很好的运营模式,大部分人都可以以书会友找到同好,但是书巢只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对用户的审核力度不够,鼓励陌生人线下见面交换图书,这其中的安全问题十分显著。另一方面,没有资金支持,公益的路走不远,这一点,摆摆书架深有体会,所以,必须盈利才能活下去。2016年,“借书人”平台上线。用户在平台挑选自己喜欢的图书后,平台按照图书的定价收取一次性的服务费和押金,押金一般是图书的定价,服务费则包含了快递费用。还书时,借阅者只需要缴纳合理的磨损费,并将书快递至指定的地址。借书人完全吸取了青番茄的失败经验,将快递成本转嫁给用户,而且,用户还书时还需自愿支付磨损费,这又是新的收入来源。对用户来说,这是一种双方都能接受的交易方式,用户和平台都心安理得。但借书人最大的痛点在于前期借书成本过高,相比当当、亚马逊等网上书城,买书比借书要划算不少,而且借书人承诺不插入广告,所以其收入来源就只有磨损费和服务费,随着图书数量的增多,运营和维护成本也随之上升,到时候要么提高服务费,要么努力开发其他盈利渠道,但目前来看,开发盈利渠道较为困难,毕竟共享图书还在摸索的阶段,借书人的前景依旧不太明了。在这两次共享图书创业潮中,摆摆书架、青番茄和书巢的失败让人印象深刻,借书人虽然及时吸取经验,但前景依然不太明朗。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正在涌入共享图书,但他们面临的外部挑战也越来越多,图书共享无形之间正在成为一道伪命题。其一,共享图书正在面临来自公共图书馆的挑战。随着社会福利的进一步提高,社会公共图书馆也开始走向“互联网+物联网”的道路。据了解,杭州市图书馆于2016年11月上线微信“悦借”服务,用户只需在网上订书,就能快递到家,且快递费相当低廉,最高只有3元。如果共享图书创业者们没有开发出更多的服务亮点,毫无疑问会败给服务不差的公共图书馆。其二,电子书的强势进攻。根据当当2016电子书阅读指数显示,电子书用户呈爆发式增长,2016年用户总量同比增长55%,超过4000。与此同时,电子书仍然因为依附于智能手机而越来越受欢迎,而且它具有快消品的性质,便捷程度是纸质书无法代替的。目前看来,共享图书还有诸多困难需要克服,想要成功,单靠对书的热爱是行不通的,并非什么都可以共享。当然,我们不以成败论英雄,也许是共享图书创业者们还未找到一个合适的模式,失败未必是坏事,前辈们的经验大大降低了后辈们的试错成本。2017年,共享图书领域又涌现出BOOK++、摩布图书等创业平台,让我们拭目以待。刘旷,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本文为作者投稿到『互联网的一些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链接:

分类:职场

时间:2016-03-14 01: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