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万庆良之后,广东又有一名省部级高官被调查。中纪委官网昨天下午通报,“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至此,十八大以来被调查的省部级及以上官员已达54人。  一位广东省委办公厅的官员透露,朱明国于昨日下午被带走调查。  自去年以来,就有不少网帖举报朱明国涉嫌违纪违法问题,指称其为亲友经商提供便利,并介入“海南定安迷案诈骗案”等司法个案。  新京报记者 周清树 王姝  据南方日报本月26日的报道,25日朱明国还曾公开亮相,出席在中山市召开的广东全省政协外事侨务工作座谈会,并讲话。  当地媒体的报道显示,在此之前的整个11月,朱明国的工作日程表都安排得满满的。  如21日,出席广东省政协机关为即将退伍的驻会武警三中队战士举行的欢送仪式;13日,主持广东省政府在广东省政协召开的专题协商会;12日,广东全省市县政协主席专题研讨培训班开班,朱明国作动员讲话。  但综合广东省多位官员的说法,看似正常的背后,朱明国被调查的消息早就在今年春节后开始流传,“出现过两次高峰期。”  第一次是今年3月份全国两会时期,“因为朱明国没有出席什么活动,这一消息流传很广。”3月17日,朱明国出席广东省传达贯彻2014年全国“两会”精神大会并发表讲话,流言一度停止。  随后近3个月,朱明国到中央党校学习,一直未在广东本地媒体报道中露面,有关他被调查的消息在广东官场“再次盛传”。  6月9日,广东《羊城晚报》报道称,朱明国结束了中央党校的学习,6月8日一早,朱明国就赶往广东省政协大楼主持党组扩大会议。朱明国走进会场,以“久违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热情地和参会者打招呼。  有关朱明国被调查的消息再次终止。  去年底以来,网帖也不断曝出朱明国的违纪违法问题,指称其利用职权安排亲友进入公安队伍;在海南任职期间,介入“海南定安迷案”等司法个案。  对于网帖指称的朱明国的问题,官方从未回应,相应网帖也没有删除,直至今天仍能查到。  曾任海南省副省长;后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调任广东后任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及现职  朱明国生于1957年,现年57岁,海南人。仕途履历历经海南、重庆、广东三地十余个重要岗位,任职履历颇丰。  他曾在海南保亭县(海南建省前隶属广东)畅好公社当过小学教师、公社党委书记等,1982年25岁时升任保亭县委常委。  其后,他在当时的海南自治州委组织部工作了4年,一直担任组织部副部长,亲历了海南建省的过程。1988年海南建省后,他出任海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随后开始主政地方,在海南文昌工作了5年,官至文昌市委书记、市长。1998年41岁时升任海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副省长,步入省部级官员序列。  2001年,朱明国调到重庆,出任重庆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在重庆工作5年后,朱明国来到广东,2006年至2011年间担任广东省纪委书记;后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2013年起任现职。  一位与朱明国打过多次交道的人士称,朱明国身材魁梧,作为基层起步的官员,“性情豪爽。”  朱明国担任广东省纪委书记、省政法委书记的7年间,广东查处了茂名官场窝案、汕头市委原书记黄志光案件等大要案;并处理了乌坎事件等引发全国关注的群体性事件。  其中“茂名窝案”的处理,被指“高举轻放”。今年3月,广东省纪委重新调查茂名市政协原主席冯立梅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新京报记者获得的消息显示,冯立梅被调查或为“茂名窝案”中受处理的官员及家属的举报。据媒体报道,此次广东省纪委复查冯立梅案,是应中央巡视组的要求。中央巡视组认为,当年对茂名腐败窝案的处理,尚欠妥当。而冯立梅是当时“漏网之鱼”之一。  自2009年起,包括原茂名常务副市长、两任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在内的多位官员落马,全案涉及省管干部24人、县处级干部218人,波及党政部门105个,市辖6个县(区)的主要领导全部涉案。  但这一腐败窝案最终立案查处61人,属省管干部19人、县处级以下干部42人,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人。  “茂名窝案”揭盖时,正是朱明国任职广东省纪委书记期间。  媒体报道称,该案当年曾有160余名官员未予追究。据新京报记者了解,这让很多被追究责任的官员及其家属“不服气”,他们一直在向广东省、中央反映情况。  “罗荫国案”是茂名系列腐败窝案中的一环。2011年7月,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的朱明国曾表示,“广东连续查处一些大案要案,尤其双规茂名市委原书记罗荫国,反映了我们在反腐败方面的决心和魄力。”  但据新京报记者调查,这起案件中,向罗荫国行贿的44名官员中,截至目前只有3人进入司法程序,受到审判。该案中至少24人仍担任原职、其他职位或退休。  当地媒体报道称,朱明国曾负责处理乌坎事件,并在随后召开的维稳经验交流会上表示,“参与处理这个事件(乌坎事件),我心里特别沉重,压力非常大”。  一位广东省纪委的官员称,朱明国对乌坎事件的处理及事后反思,曾被广东省纪委内部人员评价为具有现代治理理念。  在处理乌坎事件时,朱明国提出“坚持民意为重、群众为先、以人为本、阳光透明、法律至上”等理念,得到村民认可,亦得到国内外诸多媒体肯定。  这7年间,朱明国多次强调反腐倡廉的重要性。  2010年,他在南方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新加坡为什么能做到廉洁高效》,文中称,“吏治腐败是危害最大的腐败。要提高公务员队伍准入门槛,重点审查道德修养、财务状况和社会关系等”。  “朱明国喜欢写文章”,广东采访过朱明国的媒体记者介绍,朱明国多次发表署名文章,而且善于跟媒体沟通,曾开玩笑说自己是给记者“打工”的。  不同于一些官员的署名文章,朱明国发表的文章文风较个性化,常以个人经历、个人感受开头。今年6月,广东省委原常委、省委政法委原书记梁国聚因病离世,朱明国还曾发表悼念文章《好人国聚二三事》,称“梁国聚同志是我的同学、同行,也是大家公认的好人”“他一直在广东,我则从海南到重庆再回岭南转了一圈”。  28日下午,茂名市纪委主要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茂名市辖下的县级市——化州市纪委书记陈重光被广东省纪委调查。  茂名多位官员介绍,在茂名,陈重光常以“与朱明国有关系”自居。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9月份,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的朱明国到化州调研时,高度评价了化州纪委“惩防体系”建设工作。  一位茂名官员介绍,陈重光是茂名市电白区人,曾任茂名市纪委干部,之后任职化州市纪委书记。  今年4月下旬的一个晚上,茂名市纪委开会,通报陈重光被免职,4月20日,化州市纪委官方网站上,纪委书记一栏即出现空缺。  此后,陈重光被广东省纪委调查,但这一消息一直未公布。(原标题:广东政协主席朱明国被调查)编辑:

京华时报讯(记者郭莹)11月19日,山东蓬莱一辆接送幼儿园孩子的面包车与砂石运输车相撞,造成面包车上11名幼儿和面包车司机共12人死亡、3名幼儿受伤。针对这一事故,教育部前晚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教育部门和中小学幼儿园立即全面排查并消除安全隐患。  教育部表示,蓬莱事故令人痛心,发人警醒。教育部紧急通知各地教育部门和中小学及幼儿园,要努力确保上下学交通安全,要逐校逐园逐生对上下学乘车情况进行全面检查,要加强校车驾驶人和随车照管人员的教育管理,做好校车的维修保养。严禁出现超速、超载、疲劳驾驶、逆向超车、不按规定路线行驶等交通违法行为。学校要教育学生注意上下学交通安全,提醒家长不要让学生乘坐农用拖拉机、三轮汽车、低速货车、拼装车和报废车。  此外,教育部还要求各地深入开展火灾隐患排查,确保冬季采暖地区所有学校采暖设备运转正常。采用燃煤取暖的地区要集中开展安全隐患排查,重点排查教室、宿舍、办公室等通风换气、排烟管道有无泄漏、有无煤气中毒隐患等,防止造成煤气中毒。学校要加强安全教育,提高安全防范意识,掌握基本应急处置方法。(原标题:

最近,有读者向现代快报反映,扬州市宝应县望直港镇望直港村137亩农田,自2008年被政府违规征用后就一直抛荒。征地时非但没有土地征用手续,还找小孩代部分村民在协议上签字。昨天,望直港镇副镇长周成健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承认读者举报属实。针对土地抛荒,该副镇长此前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地荒就荒了,有什么了不起,国家荒的土地太多了”。现代快报记者 韩秋 宋体佳  据读者反映,被抛荒的农田位于宝应县望直港镇望直港村楼南组,共137亩。早在2008年,望直港镇政府计划在这片土地中间修建一条水泥路,路修建好后,就切断了农田的水源,这些良田也将变得无法耕种。  当地村民自然无法答应,多次找镇政府协商。几经协调后,望直港镇政府提出以3万元每亩的价格,将道路周围的土地全部从村民手中收用。2008年11月份,村民签署了一份“土地使用协议书”。  但遗憾的是,从政府将土地征走算起,如今已经6年过去了,这块农田一直未被利用,原来的良田长满了芦苇、荒草,成了一片荒地。当地村民看了都觉得心疼。此外,他们还怀疑望直港镇当初征地的目的就是为了囤积土地,等地价涨高了再卖出去。也正因此,他们才向媒体反映了此事。   2日下午4时许,现代快报记者来到现场调查。“你看这边,还有那一边,都是的,除了这一点高地能种点东西,其他那么大一片都荒了。”得知现代快报记者前来调查,楼南组村民汤老汉指着眼前的土地介绍,楼南组这137亩土地6年来一直抛荒。这一说法得到楼南组诸多村民的肯定,一祁姓村民介绍说,当初征地时,楼南组不少村民不会写字,当地村干部当初为了早日将土地拿走,找来幼儿园的孩子、小学生代替村民把名字签在协议书上。甚至连一些不同意出让土地的村民,他们也悄悄找人代为签字。  “当时上幼儿园,他们(指村干部)让我签的,不知道干什么的,字不会写他们写下来让我照着写。”今年11岁的秀秀(化名)曾被当地村干部找去在协议书上代签过村民名字,据她回忆,除了自己爷爷的名字外,她还在协议书上写了近20个其他村民名字。村民闵女士也向记者证实,自己家人从未在协议书上签过字,但这份协议书上却能够找到她丈夫的名字,“肯定是被代签的”。  此外,调查中,当地一些村民还向快报记者反映,当初政府将良田征用时,并没有出具任何手续,“我们去要,他们也从没提供过。”快报记者注意到,在该地块西北侧新竖起的项目公示牌中,土地使用批准时间为2014年3月,开工日期则是2015年3月。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村民才怀疑政府有囤地等涨价卖钱的意图。  在楼南组村民提供的“土地使用协议书”文件中,快报记者注意到,楼南组所用土地为137.02亩,且文件中注明“土地试行一次征用,每亩按3万元标准补偿”。此外,在这份签署时间为2008年11月12日的协议中,楼南组几乎所有村民的名字都能在落款中找到,其中不少名字字迹明显相同。  村民声称镇政府无手续征地,且还找小孩代签字,是否属实?昨天上午,现代快报记者找到望直港镇副镇长周成健。“钱都已经打到村里面了,肯定是发下去了。”周成健称,收用楼南组村民土地,主要是因为修路断了水源,是村民“逼迫”他们收用的。他承认当初从村民手中收用土地时,并没有相关手续。而对于找小孩代为签字一事,周成健也并未否认。据他介绍,找小孩代签字是“村干部安排的”,村支书已经向他解释过此事。但是,周成健对此颇感委屈,“当初是他们逼我们收地的,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来找,算什么。”  至于137亩良田被抛荒,周成健称,2008年土地被收用后、有村民在上面种植作物,直到2012年前后因为另一工程彻底断了农田水源,种植的作物这才少了,因此这些土地抛荒并非全部抛荒,也并非抛荒6年,但周副镇长表示抛荒有两年左右。此外,记者还注意到,几天前,扬州电视台在采访中问及土地撂荒算不算浪费时,周副镇长回应称:“荒就荒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国家荒的土地太多了!”    江苏维世德律师事务所扬州分所孙兴斌律师认为,未取得土地管理部门许可征收征用土地属违法行为。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和《闲置土地处置办法》等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土地撂荒一年以内,土地管理部门要依法对土地使用权人征收一定闲置费。此外,满两年未利用的,土地管理部门可依法收回土地使用权。

中新网11月2日电 据日本新闻网报道,日本观光厅1日公布的最新统计报告显示,在7-9月份的一个季度中,来日中国游客的人均消费额达到23.6万日元(约1.4万元人民币),消费总额占到全体外国人消费额的三分之一。  统计显示,7-9月份中,外国游客在日消费金额比去年同季增加了41.2%,达到5505亿日元(约300亿元人民币),首次实现了单季消费金额超5000亿日元的记录,全年预计突破2万亿日元。而中国游客的消费额则大增了1倍以上,达到1847亿日元,成为外国游客中最大的消费主力军。  统计还显示,今年1-9月份,来日中国游客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9.8%,全年游客总数达到200万人次。(完)(原标题:7-9月访日中国游客人均消费1.4万元 成日消费主力)编辑:

人民网海南视窗11月7日电(记者 李学山 通讯员 林玥 冯春华) 11月6日,海口市检察院对海口泰特典当有限责任公司、海南泰达拍卖有限公司、海南美丽道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沈桂林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谈雄杰、崔工年、于焰鑫、刘莉、陈小刚、华超、杨玉林等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指控:沈桂林于2002年开始,通过约定支付2%-3%的月息借款方式融资用于公司典当业务及偿还借款利息。2009年至2012年底,沈桂林在明知公司经营状况不佳、基本没有业务、已资不抵债的情况下,通过本人招揽或公司员工、朋友等他人帮助招揽等方式,以其个人名义,并以泰特典公司、海南泰达拍卖有限公司等关联公司做担保,承诺支付月息1.5%-4%不等利息,向社会公众借款。2013年12月,沈桂林携带大量外币潜逃,造成多名被害人巨额损失。同年12月27日,沈桂林向公安机关投案。  目前,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依法受理该案。编辑:

分类:亚洲城手机版下载

时间:2016-08-17 02:2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