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党组书记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党组会议,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部署进一步推进政府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  会议强调,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央关于反腐倡廉的总体部署,以建设法治政府、廉洁政府为目标,以深化改革为动力,以正风肃纪为抓手,以制度约束为重点,持续推进政府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营造风清气正的经济社会发展环境。一要倡俭治奢,转变作风。坚持纠正“四风”和树立新风并举,继续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和国务院“约法三章”,加强“三公”经费管理,节约政府开支,降低行政成本。二要简政放权,釜底抽薪。继续深入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大幅减少投资项目前置审批,取消全部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消除行政审批“灰色地带”,整治“红顶中介”,加快建立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着力铲除滋生腐败土壤。三要依法行政,规范权力。推进政务公开,透明用权。用制度形成对权力的有效制约,筑牢法治“篱笆”,防范权力“越线”。四要加强监督,管好公帑。严肃财经纪律,加强审计监督,确保公共资金使用安全。五要始终坚持对腐败“零容忍”,不论何人,只要有贪腐,都要依法依纪严肃处理,做到有腐必反、有贪必肃。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昨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助力创业创新和产业升级。  会议认为,设立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重点支持处于“蹒跚”起步阶段的创新型企业,对于促进技术与市场融合、创新与产业对接,孵化和培育面向未来的新兴产业,推动经济迈向中高端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会议确定,一是将中央财政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中央基建投资资金等合并使用,盘活存量,发挥政府资金杠杆作用,吸引有实力的企业、大型金融机构等社会、民间资本参与,形成总规模400亿元的新兴产业创投引导基金。二是基金实行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公开招标择优选定若干家基金管理公司负责运营、自主投资决策。三是为突出投资重点,新兴产业创投基金可以参股方式与地方或行业龙头企业相关基金合作,主要投向新兴产业早中期、初创期创新型企业。四是新兴产业创投基金收益分配实行先回本后分红,社会出资人可优先分红。国家出资收益可适当让利,收回资金优先用于基金滚存使用。(原标题:整治红顶中介 消除灰色地带)编辑:

红网长沙1月14日讯(记者 肖懿) 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荷香桥镇居民周连池因以前是地主身份,一直不敢把70年前贺龙领导的军队打给他的一张借条公布于世。  直到周连池去世后,他的儿子周炎光委托邻居吴佑元,调查这张借条的真实性,以此帮助他家消除误会,证明父亲“爱国人士”的身份。  今天,吴佑元带着这张借条来到红网,希望能通过有关部门和人士,进一步鉴定这张借条的真实性。    这是一张泛黄的借条,如果不是裱贴在一张纸上,估计早已破损不堪。  借条上写明:“借爱国人士周连池先生大米陸拾肆斗、大肥猪壹条、银元肆佰贰拾块、铜钱伍佰块、小钱十贯,祖国统一时来中央。八路军贺龙”,立据时间是1945年3月,借款人贺龙,并盖有贺龙和一位名叫陈菊生的印章。  吴佑元介绍说,据周炎光告诉他,土改时农会没收了周家所有财产,划为地主,而解放前周家一直保管周姓族谱,解放后族谱由本村一名贫下中农周秋保管。  1980年周秋保死后,周炎光父亲周连池才从那人手中取回族谱,却一直不敢将此条此事公开,怕背上反攻倒算罪名,更怕没收条子。直到1989年周连池病危临终前,才交代说“土中[谱中]有一东西,到时你拿出来去中央”。  父亲病故后,周炎光对自家土砖屋内挖了几遍,没找到什么东西。直到2003年在翻晒周氏族谱时,才发现双页封面中有一黑色东西,用刀片刮开,发现是一张八路军写给父亲的借条。  后经隆回县委、县政府、县武装部的有关人员多方面初步调查了解,该字据上盖有陈菊生印章,很有可能是该字据的经办人和第三人。  又经湖南省收藏协会咨询、鉴定、监制中心鉴定,该借条的纸张是解放前记账的契格纸,墨迹和印章都属于旧迹,但借条的真实性仍需对当时发生的情况进一步认定。    为进一步准确核查认定该字据的真实性,还父亲周莲池公道,2005年,周炎光委托邻居吴佑元进行调查了解。  接受这个委托后,吴佑元怀揣这张借条,踏上了艰难求证与调查之路。他先后来到桑植县贺龙纪念馆、广东黄埔军校博物馆、北京图书馆等地寻找相关资料,虽然获取了一些信息,但是和该借条挂钩的证据少之又少。  吴佑元又调查走访了该镇近百户70岁以上老人,不少老人记得,当时确实有部队路过周连池的家,不少邻居还帮助周连池操办过三天的大米,但是不知道是否与借条上的事情有关。另外,不少老人听说这部队称呼为“十八军”。  后来,吴佑元来到中共中央党史研究院、军事博物馆以及中日抗战纪念馆等单位进一步了解情况。  据中国抗日战争史记载,1944年,中共中央在杨家岭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决定组成“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独立第一游击队”,简称“南下第一支队”,由王震、王首道、贺炳炎、廖汉生、王恩茂、文建武、张成台、刘型组成军政委员会。  同时,吴佑元又查阅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图书馆的资料了解到,为了迎接全国性大反攻的到来,贺龙按照毛泽东的部署,先后组织了6支部队,开赴日军占领的地区,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首先出动的是以王震为司令员、王首道为政治委员的三五九旅一部组成的八路军第一游击支队(亦称南下支队)。他们的任务是南下到湖南,建立以衡山为中心的根据地,然后逐步与中原部队及广东的东江支队连接起来,形成解放区战场的南方一翼,以准备配合全国性反攻。  资料还显示,陈菊生为贺龙部下的粮草官,解放后任襄南军分区参谋长。    2014年,吴佑元到四川出差,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介绍向轩的报道。  报道称,向轩7岁参军,9岁长征,被解放军总政治部确定为中国最小的红军,目前在成都警备区石马巷离职干部休养所。最令吴佑元兴奋的是,向轩参军期间一直在贺龙部队。“找到他也许能了解更多的情况。”吴佑元心想。  吴佑元介绍说,2014年11月29日,他终于根据新闻报道找到向轩。向轩证实,他本人1933年参军,在红军八路军期间,一直在贺龙部队,抗日期间(1945年)有贺龙部队廖汉生、贺炳炎路过湖南宝庆(邵阳市旧称),陈菊生是当时该部队后勤部长,该借条系陈菊生经办,以贺龙首长名义立字据,借条属实。  经过近10年的努力,70年前的一张借条的证据链已初步形成,吴佑元分析认为这张借条的真实性可靠,他还想进一步得到有关部门的认证和认可,同时希望有关部门能给予周家一定经济补偿。(原标题:湖南发现1945年八路军借条 盖有贺龙印章真伪待定)编辑:

本报记者 王秀强 北京报道  作为电改的新动作,近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深圳市输配电价改革试点首个监管周期电网输配电准许收入和输配电价。  2015年-2017年深圳市电网输配电价水平分别为每千瓦时0.1435元、0.1433元和0.1428元,比2014年的每千瓦时0.1558元下降1分多钱。  根据预测,2015年-2017年深圳供电局销售电量分别为778.45亿千瓦时、811.02亿千瓦时和846.71亿千瓦时。据此测算,深圳供电局在2015年将减少近7亿元经营收入,三年累计约减收24亿元。  国家发改委称,此次核定深圳市输配电准许收入和输配电价,标志着输配电价改革试点迈出实质性步伐。改革的最大亮点是,改变了对电网企业监管方式,电网不再依靠购销差价获利,政府对电网准许成本、准许收入实行监管,制定独立输配电价。  核定输配电价是电价体制改革的关键。与外界预期相比,深圳输配电价水平高于之前的估计,也高于发改委批复的部分省份电力直接交易输配电价。  在明确平均输配电价同时,发改委公布深圳分电压等级的输配电价,电力用户或市场化售电主体可按其接入电网的电压等级支付输配电价。  2010年6月,国家发改委批复核定浙江、江苏和重庆电力直接交易试点输配电价,输配电价(不含线损)标准分别为,浙江省每千瓦时0.119元,江苏省每千瓦时0.129元,重庆市每千瓦时0.113元。对比发现,三地价格水平均低于深圳。  根据深圳试点方案,输配电价总水平等于输配电总准许收入除以总输配电量;准许收入=准许成本+准许收益+税金。准许收益等于可计提收益的有效资产乘以加权平均资本收益率。准许成本由折旧费和运行维护费构成。  折旧费是指电网企业按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核定的输配电固定资产原值和定价折旧率计提的费用。运行维护费是指维持电网企业正常运行的费用,包括材料费、修理费、职工薪酬和其他费用。  一位深圳本地电力企业人士认为,电网输配环节成本一直处于模糊状态,准许成本涉及的项目复杂,并且不对外公开。下游电力大用户对降低输配价格的呼声很大,如果中间环节价格水平确定,电厂也可以据此确定自身在市场经营中的策略。  此外,在终端电价中包含多项政府基金及附加,如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农网还贷资金、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等。原国家电监会数据显示,2009年随销售电价征收的政府性基金和附加,全国平均水平为26.83元/千千瓦时。  根据发改委要求,输配电价改革成果要惠及广大电力用户,要求广东省发展改革委根据2015年输配电价水平降低情况相应下调深圳市销售电价。  上述电力企业人士认为,当前深圳电力总体供大于求,输配电价确定后,未来终端电价的降低主要由发电企业让利,“电厂之间争夺电量的竞争加大,是大势所趋”。如果未来放开售电侧市场,由于输配环节定价偏高,售电侧市场主体参与的积极性也将受挫。  深圳输配电价出台仅是电改的一部分。从改革的逻辑上,在制定独立输配电价、改变电网经营模式后,需要搭建独立交易平台,通过配套改革建立新电力市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目前深圳市发电企业、用户正在等待改革后新价格机制的建立。  根据《深圳市输配电价改革试点方案》,在独立输配电价体系建成后,积极推进发电侧和销售侧电价市场化。鼓励放开竞争性环节电力价格,把输配电价与发电、售电价在形成机制上分开。  参与市场交易的发电企业上网电价由用户或市场化售电主体与发电企业通过自愿协商、市场竞价等方式自主确定,电网企业按照政府核定的输配电价收取过网费。参与电力市场的用户购电价格由市场交易价格、输配电价(含损耗)和政府性基金组成;未参与电力市场的用户,继续执行政府定价。  此外,在深圳市电网试点后,国家发改委已批复内蒙古西部电网启动输配电价改革试点,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正在着手制定相关方案。2015年将在此基础上,不断积累经验,完善政策,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为全面推进输配电价改革创造条件。  有电力专家认为,应尽快推动试点范围的扩大,改变电网经营模式,建立独立的调度、交易平台,为后续电力市场化改革奠定基础。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提醒,与其他省市相比深圳试点具有极强的个性,深圳电网不是一个完整的省级电网,基本没有交叉补贴,发电侧的情况也与大部分省差异较大,输配电价试点需要因地制宜,不能一概而论。

中新网12月25日电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25日中午发布讣告称,历史学家、北京大学资深教授田余庆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在讣告中写到,“著名历史学家、北京大学资深教授田余庆先生,因病于2014年12月25日凌晨6时09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田余庆先生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古代史、秦汉魏晋南北朝史,代表作有《东晋门阀政治》、《秦汉魏晋史探微》《拓跋史探》等。”(原标题:历史学家、北大教授田余庆逝世 享年90岁(图))编辑:

中新网1月17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英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近日举行“公听会”,“调查”中英联合声明的落实情况,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国务大臣施维尔在“公听会”上强调,“普选”来自香港基本法而非中英联合声明,香港2017年普选特首是“真正的机会”,香港人,特别是香港立法会议员应自问:“先向前走,抑或原地踏步?”  据报道,施维尔在上周四(8日),即香港特区政府展开政改第二阶段咨询翌日,低调访港并与香港社会各界会面,包括特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及美国商会等,并与多名建制派及反对派立法会议员会面,就香港政改商讨长达个多小时。  据报道,施维尔在与反对派议员会面其间,称香港普选“有好过无”,并呼吁香港反对派支持通过政改方案。施维尔返抵英国后,于本周二(13日)出席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公听会”,交代访港详情。  施维尔在“作供”时称,英国国会“可就香港政改提出意见”,但强调香港政改问题,包括如何体现“民主精神”,完全是取决于香港人民、香港政府及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  施维尔强调,“完美的民主”并不存在,他寄语香港人,特别是拥有投票权、有权力接受或者否决政改方案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应自问:“得到一些,会否总好过没有?”  有国会议员在会上问及施维尔是否建议香港反对派支持政改通过,施维尔直言,他会建议立法会善用机会,先实行民主再争取进一步完善,“正如香港特区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所说,这是真正的机会。如果他们(香港反对派)否决政改方案,那么2017年特首就仍然要由1200名选举委员投票选出。”  施维尔续说,“我不知悉(政改方案)最后结果如何,仍然要取决于立法会。我建议大家先了解‘台面上’有什么选择。这(原地踏步)不会是应有的民主。如果香港没有普选,亦不可于2020年实现立法会普选的‘终极目标’。香港立法会议员应自问:向前走,抑或原地踏步?”  有国会议员称,香港的“真普选”的道路较预期进度“慢”,施维尔反驳指,普选是来自香港基本法的,中英联合声明并无提及“真普选”,议员混淆了中英联合声明与香港基本法条文。被问到香港如何确保选举有“真正选择”,他回应时说,不同国家及地区有不同选举办法,国际并没有统一的标准。  另外,被问到香港的高度自治有否被侵蚀。施维尔强调,香港的高度自治仍然健全,“香港‘一国两制’是持续发展,当中最重要是:新闻自由及司法自主。综观香港及英国法官经常到香港,他们均认为香港司法制度健全。联合声明正在(香港)基本法下实践中,全部正常运行。”(原标题:英大臣施维尔:香港2017普选是“真正的机会”)编辑:

分类:ca88亚洲城

时间:2016-09-08 02: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