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mhde4"></big>
<p id="mhde4"><del id="mhde4"><xmp id="mhde4"></xmp></del></p>
<acronym id="mhde4"><label id="mhde4"><xmp id="mhde4"></xmp></label></acronym>
  • <p id="mhde4"></p>

    德國著名工業區魯爾工業區的“前世今生”

    admin11年前1845

    1948年,位于魯爾區埃森市的克虜伯鋼鐵企業廠房內景,這是一個機車維修車間。二戰期間,克虜伯鋼鐵帝國直接或間接雇用的人員達20萬,為德國軍隊制造大炮、裝甲車、坦克、潛艇和各種輕武器,執掌克虜伯帝國大權的阿爾弗雷德·克虜伯扮演著第三帝國軍械師的角色。1967年,公司改組為股份有限公司。 1955年的魯爾,煙囪“賣力”地噴著黑煙,這一如今被人厭惡的景象,當年是魯爾工業在二戰后復蘇的標志。德國也是從“先污染,后治理”這樣的路走過來的,但它并沒有因此視所有工廠煙囪為洪水猛獸,拆之而后快。 這間工廠在1992年關閉,5年之后,園藝展在工廠遺址上舉行。柔美的花草和堅硬的鋼鐵在強烈的對比中尋求著和諧的相處之道,讓人不得不感嘆:世界上再難相容的事物,也能找到共存共榮的方式。 Zollverein煤礦的廠房被設計師改頭換面,搖身變做最時尚的“紅點設計博物館”,高曠的內庭空間,配上簡潔的室內設計,后現代主義美感出來了吧!“紅點設計大獎”自1954年舉辦以來,每年由專業評審團審議并頒發設計大獎,可謂是全球競爭最激烈、涵蓋面最廣、最權威的設計大獎之一。 1965年的魯爾,這些磚房是典型的工人宿舍,背景是鼓風爐。那時的魯爾是德國的重工業中心。今天,這些房屋也成為魯爾工業遺產的一部分,恐怕這是當年的小朋友所預料不到的吧,他們見證著魯爾近半個世紀以來的變化。 在魯爾,廢棄的廠房不但變成了畫廊、辦公室,還可以成為游泳池。我們憧憬“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現在來想象一下,面對工業化的符號——管道、傳送帶、冷卻塔暢游時。我們又會是怎樣一番心情? Duisburg-Nord生態公園內,英國燈光設計師Jonathan Park為廢棄的鋼鐵生產設備設計了一組照明系統,夜色中的機器在光怪陸離的燈光下像一頭巨獸,有一種超現實的科幻美。 工業遺產保護和再利用的優秀范例,日本建筑大師黑川紀章的杰作——建成于1992年的墨爾本中心。這個大型中心建在一個舊工廠原址上,但是古老的廠房沒有因此拆毀,而是被保留下來。這個高聳的圓錐形玻璃頂不但很好地保護了紅磚煙囪,還有很強的視覺沖擊力。煙囪建于1889年,高50米。玻璃頂有20層樓高,重490噸,由924塊窗格玻璃組成。 在墨爾本中心,舊廠房被完整無損地置于購物中心的中庭之內,保留下來的小煙囪在圖片里清晰可見,廠房里還開起了商店。游人至此,可以不認同這種建筑設計理念,但很難不被這里現代商業與傳統工業之間強烈的對比所震撼。 老工廠也有“春天” 長期以來,各國政府以及地方團體對工業建筑、工業遺址的保護缺乏熱情。在他們眼里,工業遺產是一堆鋼筋水泥堆砌出來的龐然大物,沒有吸引力可言。在城市發展過程中,廢棄的工廠總是難逃厄運,在推土機的轟鳴聲中,灰飛煙滅。工業遺產,作為文化遺產大家庭中獨特的一員,為什么容易被忽視,從而屢遭“不公正待遇”呢? 首先,很多文化遺產之所以令我們“憐香惜玉”,是因為它們的“美”打動了我們,而工業遺產偏偏缺乏這種傳統的美態。只要有工廠存在,那個地區的景觀就被廠房、車間、煙囪和冷卻塔等一連串的工業建筑主導支配著。在我們的心目中,這可不是一幅賞心悅目的風景畫,到處矗著煙囪的城市不但破壞了我們的審美興致,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我們變成了工業化的囚鳥,呼吸不到新鮮的空氣,聞不到泥土的芬芳,嘗不到清水的甘甜。這就是為什么當一個寺廟、教堂甚至公園受到“威脅”時,我們總是不遺余力地高呼“手下留情”。相反,當我們身邊的工廠圍墻被寫上大大的“拆”字時,很多人高興還來不及,恐怕還要奔走相告:那灰頭土臉的廠房終于要在我們眼皮底下消失。 其次,工業建筑往往都是為了一個生產的目的而設計和建造的。它們也許是鋼鐵廠、紡織廠發電廠或者是煤礦所以廠房布局、空間大小必須符合生產的要求,從而這些建筑的面貌也反映出特定的需求。早期,這成了工業建筑的局限性,當這些工廠“下崗”,我們找不到適合的“崗位”讓它們“再就業”。譬如,我們很難把一個發電廠變成購物中心,同樣,一個面粉廠也難以改頭換面變做寫字樓。如何處置這些廠房,最快捷最省錢的方法就是推倒拆毀,然后重建。 隨著技術進步和全球化加速,西方國家在過去數十年間開始思考工業遺產的命運。促使這股思潮產生的原因是生產技術的日新月異,落后的生產方式被毫不留情地淘汰和革新,同時,大量的生產流程被轉移到發展中國家進行,也是導致舊廠房大量閑置的原因。另一方面,文化遺產的外延不斷擴大,從標志性建筑、歷史遺址擴展到只要能體現出或歷史、或審美、或科學、或精神價值的建筑、遺址,甚至非物質遺產的概念都誕生了。在這樣的趨勢下,西方國家認識到工業遺產作為工業革命的載體,見證著技術的進步,也是文化遺產的一部分。 工業遺產的內涵很廣,除了礦山和工廠的建筑,它還包括機器、生產設備以及廠區大環境。目前,世界遺產名錄里就包括了一些19世紀到20世紀初的工業遺產。最為人知的有建于1779年的英國大鐵橋——是世界上第一座大鐵橋以及德國的弗爾克林煉鐵廠。 英國和德國是最早認識到工業遺產重要性的國家。因為在近兩個世紀以來,這兩個國家都是工業革命的先鋒,同樣地,在20世紀后期,曾經輝煌的重工業在這兩個國家迅速衰亡。德國的魯爾工業區是說明德國政府和當地社團在時代的變化面前拯救和保護工業遺產一個最好的例子。一百多年來,魯爾工業區是世界重工業的排頭兵,現在它卻成了世界工業遺產鑒別、保護和富有創見地再利用的急先鋒。 魯爾的歷史:成也工業,敗也工業 魯爾區位于德國西北部。作為歐洲最大的經濟區,它的總面積大約是4500平方公里,相當于中國青海湖那么大,人口超過600萬,包括了埃森、杜塞爾多夫、多特蒙德等主要城市。 德國現代工業就是建立在魯爾區的煤炭開采和鋼鐵制造業上的。在1860年后的100多年里,魯爾區是歐洲最重要的工業基地,在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的。在魯爾區的郊外,遍布地下煤礦和井口,礦工的房子圍繞礦井串聯在一起。當地的河流都被裁彎取直,人工河道縱橫,工廠林立,煉鋼爐高聳。20世紀初,煤炭和鋼鐵工業塑造和支配著魯爾區的景觀。 魯爾區的輝煌開始于19世紀50年代,成千上萬的人涌入該區,成為煤礦或者工廠的工人。他們一開始住在臨時工房或者租來的房子里,一系列社會問題很快產生了,促使他們的雇主為他們建起了宿合。這些包括獨立小屋或者連排房屋的定居點通常圍繞著集市廣場。這類房子外形很像工人們原來在鄉間居住的小屋。到今天,這些老定居點形成了魯爾區歷史遺產中獨一無二的部分。 直到1960年,魯爾區還是一派欣欣向榮。然而,隨著石油的開采利用,煤炭在能源中的地位大大被削弱,魯爾區開始經歷它的低谷期。首先,早期開挖的煤礦已經大部分枯竭,要繼續開采,就必須深挖,從而導致成本高漲,面對著從美國進口的便宜煤,魯爾的煤失去了競爭力。當地的煤礦被關閉,鋼鐵制造商寧愿搬到沿海城市,以便獲取原材料。從1957年到2000年,魯爾區的煤炭工業迅速萎縮:年產1.23億噸變成2600萬噸,減產近八成。礦工人數也從39.8萬人降至4.8萬人,減員近九成。盡管有新產業的輸血以及服務業的增長,但都不足以抗衡煤炭鋼鐵業衰退對魯爾區的負面沖擊。 魯爾的做法:善待工業遺產 魯爾地區是個典型案例:工業建筑一度“統治”著這個地區,如今大量被閑置,擺在魯爾人面前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對待它們? 曾幾何時,現代工業建筑是“丑陋”的代名詞。然而遺產評估的一個重要標準是它的審美價值。從這個角度看,魯爾地區冗余工業建筑的命運似乎別無選擇了:被拆除。 1969年,西方國家對待工業遺產的消極態度發生了重大的變化。當時,魯爾區多特蒙德市Zollein II/IV煤礦建筑正準備拆除。這時,建筑師們在檢查這些建筑的時候被它們早期的工業建筑樣式迷住了_而且這是世界上第一個使用電泵的煤礦:因此,它算得上是世界科技遺產。建筑師們專門為這個煤礦組織了一次攝影展,當地的大報也不遺余力地作報道,普羅大眾第一次把關注的目光投向了他們身邊的工業建筑,原來這也是我們值得驕傲的遺產。社會的關注推動當地政府第一次從全局出發去考慮這些工業建筑的去留問題。 這場民間發起的保護運動的結局是令人欣喜的。一方面,在1970年,Zollein II/IV煤礦建筑的保護工作得到了資金,這是德國政府第一次撥款保護工業遺產。另一方面,一系列見證著魯爾地區經濟、技術發展的工業遺產得到了重視。這些遺產包括了煤礦工廠工棚以及運河水閘。1975年,當地政府在波鴻市舉行了國際工業建筑大會,大會發表了保護以上建筑的聲明。 但是以上措施只能保證這些垂垂老矣的工業建筑茍延殘存,并沒有解決它們如何重獲新生的問題。一般來說,功能明確的建筑物是比較困難找到合適的再利用途徑。在1979年和1984年,政府出資建了兩座工業博物館。 對于一直被忽略或者低估的魯爾工業遺產,這些個別的保護案例無疑是向前邁進了一大步,但是不可能所有工業建筑都能變成博物館,于是,新的問題又產生了。工業地區往往都有一套完整的工業規劃,諸如除了煤礦、工廠,還有鐵路、水道等交通配套網絡。當它們的經濟生命結束的時候,它們便被廢棄了成了荒蕪之地。大工業遺址的水土通常都被污染國。如果保護工作只是著眼于單獨的建筑修復,顯然是不夠的,它需要從根本上“固本培源”、“休養生息”。這使魯爾地區認識到只有全面的保護和治理才能使這個老工業基地煥發生機,既創造新的經濟增長點,又適宜人居。 魯爾的案例:遺產保護起革命 1989年,當地政府建立了地區組織,名叫“IBA Emscher”。這個組織的權限范圍是魯爾區的北部,有半個魯爾區那么大,這個地區因煤礦的大量關閉而倍受影響,生態破壞也是最嚴重的。IBA Emscher希望通過一系列的展示項目重新恢復當地的生態系統,建立生態區以吸引新型、潔凈的工業,同時為社區提供休閑娛樂的場所,修復有代表性的工業遺產。 整個保護計劃的重點是建立起一個東西長70公里、面積800平方公里的生態區。原來,這片土地只有不到四分之一是綠地,一塊零散地點綴著樹木的小綠洲,其余的土地上散布著煤礦、工廠、鐵路和水道。要在這么大面積的地塊上成功開展保護工作,首先要實現污水無害化處理。然后才是鞏固原有的綠色地帶,再拓展形成帶狀的城市公園和小樹林。經過改造,原來在人們心目中“灰頭土臉,又黑又臟”的工礦形象被濃濃綠意柔化美化了,改頭換面、煥然一新地出現在公眾面前。綠地、居民中心、物流中心、工商業園區等城市項目像拼圖游戲一樣分布著。 在生態區內,12個不同的發展和保護方案向世界展示了老工業區重獲新生的可能性。當地政府希望這些改造方案能刺激更多的投資和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F在這些項目被視為工業基地稠密區在城市建設和生態發展方面的一個重要模式。本文將詳細介紹其中的兩個方案,因為這兩個保護方案頗有創造性。 第一個方案位于埃森市內的Zollverein XII煤石廠。這個煤礦于1932年投產,1986年關閉。整個煤礦構成了當地的標志性景觀。在30年代,它是技術革命和建筑創新的代表作。這是包豪斯建筑學派(德國建筑流派之一)第一次將現代建筑應用到大型工礦企業上。它那干凈利落的造型,清楚明了的布局,和諧妥帖的設計無不彰顯著現代建筑的理念:“形式服從功能?!碑斔P閉的時候,碰上公眾開始重視工業遺產的年代,很快,Zollverein XII被列為歷史遺跡,在2001年,成為世界遺產。盡管如此,如何確保它未來的“生存能力”呢? 方法就是Zollverein XII被重新定位為文化休閑中心,它的修復和再利用將為當地長期失業的工人提供再就業機會。有歷史價值的機器和設備被原封不動保存下來,在原廠房的遺址上建立博物館供人憑吊,博物館里視頻錄像再現當年深井下礦工的生活條件。鍋爐房呢,變成了設計中心和學校的一部分,5個鍋爐不但得以保留,還成了旅游觀光項目,游客可以通過觀光電梯接近它們。車間廠房搖身變做當代藝術的畫廊。貯煤場在原有的建筑上添加了樓梯,如今可以出租用作會議或者舞會場所。剩下的八角形冷卻塔也沒被閑置,成了藝術家們搞創意的攝影工場。今時今日的Zollverein XII綠樹環繞,溪流淙淙,游客到此,很難將它的“前世”與“今生”聯系起來。 另一個案例就是Duisburg-Nord生態公園。80年來,這里一直是大型鋼鐵企業的所在地。直到1985年,企業關閉了,圍繞這塊地皮,該何去何從。激烈的討論展開了。在人們爭吵不休的同時,大自然的生花妙手正靜悄悄地撫平這里的刨傷。幾年之后,在廢棄的鐵路上,礦石倉庫內,甚至建筑物的裂縫里,草兒搖,花兒飄,小樹隨風笑,大自然重新眷頤了這片土地,經過統計,競有300多種植物“回家”。城市設計師看到此情此景,由衷地說:“讓我們順匣自然吧?!庇谑?,一個200公頃的公園就這樣誕生了。 現在,看上去難以相容的元素——工業建筑和綠色植物在Duisburg Nord公園里和諧相處著。礦渣場種上了水仙花;鐵礦石倉庫的門被破兒地板上鋪上土,草兒花兒就在這里“安居”了誰能想到,一個倉庫竟然能變成一個大溫室。因為庫房很深,生態環境獨特,這里居然為魯爾地區“奉獻”出一個全新的牛態系統。在公園里,花草樹木的柔美和工業風景的硬朗相輔相成,相得益彰。令人不禁慨嘆:世界上再沖突的事物,也能找到協調的相處方式。 別的建筑也沒閑著,被開發為運動休閑場所。譬如有兩個大倉庫改造成攀巖愛好者的大本營,舊煉鋼廠冷卻池變成潛水訓練基地,鼓風爐上面建起了觀景臺,鑄造廠改置成電影院,一座高100多米、寬60多水、曾是世界第二大的廢話瓦斯槽被改造成富有太空意境的展覽館,當年的工人當起了導游,還有一塊名為“金屬廣場”的窄地和它的圍墻、管道和焦炭爐一起為搖滾音樂會提供了獨一無二的演出場所。 創意的挑戰 工業遺產的保護工作是復雜的,通常不是那么容易處理好。然而,德國魯爾區的做法為全世界提供了很好的借鑒經驗:工業遺產同樣可以保護得很藝術很美。我們學習魯爾區的做法,并不是提倡在世界各地復制它克隆它,而是學習他們創造性的思維,去珍惜和保護我們身邊的工業遺產。 在我的家鄉——澳夫利亞墨爾本市,也有一個很成功的范例:由日本著名建筑師黑川紀章設計的墨爾本中心就建在一個原本為生產子彈的工廠舊址上,古老的廠房被原封不動地保留下來,被置于完全現代感的購物中心的中庭之內,廠房里既有專賣店,也有咖啡屋。商廈中多層的購物樓面在這里被打通為一個相互貫穿的共享空間,一個突出于建筑立面上高大的圓錐形玻璃頂形成了這個共享空間的采光罩,也為高聳而古舊的紅磚煙囪提供了與現代商廈共棲共生的空間條件。在這里,新與舊,現代與傳統之間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它們之間又是這樣的不可割含:現代商廈為老工廠提供了生存與維護的空間和條件,工廠還商廈別具一格且難以企及的知名度和獨占鰲頭的商機。 怎么樣?有新意吧。如果說建筑界是產生奇思妙想的行業、工業遺產的保護和再利用何嘗不是靈感創意滋生的土壤呢? 出自《中國國家地理》2006.6
    標簽: 工業區

    相關文章

    南京著手編制城市水系規劃 讓水體“活”起來

    我市黑臭河道的整治工作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這只是城市水環境整治的一部分。目前,我市正在著手編制城市水系規劃,打通水系的“任督二脈”,讓城市 的湖泊、河流脈絡通暢。根據計劃,玄武湖、內秦淮河、金川河等幾...

    抨擊主流新聞站思維慢內容低俗

    今天才看到關于引渤入疆工程無官方審批的新聞,比工程部分開工的新聞晚了3-4天。 我一直都有看新聞的習慣,主要看的就是網易、鳳凰網、騰訊網、新浪網、新華網、南方周末等等,特別是關注城市規劃方面的,...

    《城市規劃學刊》雙月刊

    《城市規劃學刊》雙月刊

    ?本刊以創新性、前瞻性、學術性為辦刊特色,以刊登城市規劃學科最新研究動態為主,致力于推進中國城市規劃學科的發展。 周期: 雙月刊 主管單位: 國家教育部 主辦單位: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

    建筑工程一站式綜合竣工驗收及不動產登記

    建筑工程一站式綜合竣工驗收及不動產登記...

    2012年國考專業與專業中城市規劃相關專業分類

    其實大家關心的就幾個專業分類: 資源環境與城市規劃管理(我覺得是資源環境與城鄉規劃管理)專業 屬于地理科學類 城市規劃專業、建筑學、土木工程 屬于土建類 其外想找景觀設計的,卻么有找...

    城市規劃中的環境保護生態保護低碳物種多樣化問題

    城市規劃中有很多原則,但在經濟和政治面前,是那么的無力和脆弱。有多少城市的總體規劃是認真做了環境保護生態等內容的嚴肅思考的,一個規劃就是一個毀滅計劃。 城市是個大面積高密度的特殊區域,對環境、能源、生...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_久久久久精品国产四虎2_中字幕无砖欧美日韩一区中_亚洲中文字幕一区